当前位置:六书网 > 都市小说 > 原来你也在这里 > 188 也无风雨也无晴(终)

188 也无风雨也无晴(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所有的一切都好像是已经算计好的,然后按照着既定的轨迹,一点一点地向前走动。

    当天在陆氏公司前面的车上,其实,沈世给他的条件是:只要是配合,就可以活,能保命是最基本的。

    当时陆荣接通电话的时候,眼角的余光是落在苏烟身上的,苏烟坐在一边,整个人都是紧绷的,他心里觉得好笑。

    沈世就是一个出尔反尔言而无信的人。

    陆荣对此一直清楚,可是,他还是答应了沈世的话。

    当陆荣站在记者之中,看着苏烟开着车窜出去,唇上带了一抹笑。

    说到底,他是喜欢苏烟的。

    真的是那种发自于心底的喜欢。

    可是,不知道是为何,从最初的身份界定,她就是他买来的童养媳,而他是高高在上的大少爷,这种身份是绝对不可改变的。

    他喜欢她,一直霸占着她,既然最开始是他的,那么到最终也应该是他的。

    现在陆离回来了,陆荣知道苏烟一定会送陆离离开,他就算是把苏烟毁了,也绝对不能留给陆离,她是他的,始终都是!

    ………………

    陆荣必须要死。

    只不过,苏烟却不知道,沈世会把这个任务交给她。

    苏烟看着沈世放在桌面上的一把手枪,眼睛里充斥着惊诧和难以置信,她不敢相信,沈世竟然会让她去杀人。

    “你让我开枪打死他?这是犯法的!”

    “犯法?我们做过的哪一件事是不犯法的?如果真说是犯法,那已经够送进去枪毙好几回了!”

    沈世的话有些尖刻,脸隐在一片阴影之中。

    苏烟不语。

    她是分明听见了,沈世说的是“我们”两个字。

    沈世所做的这些事情,她虽然没有直接参与,但是也都是清楚明白的。

    沈世见苏烟没说话,掀起眼帘,缓缓说:“我没有让你打死他,只是这一把枪,我是让你送去给陆荣。”

    苏烟眼睛眯了眯。

    沈世将弹夹打开,里面有一枚子弹。

    ………………

    这个夜晚,没有月光,也没有星光。

    整个陆家老宅的院子里,都弥散着浓浓的雾霭,横亘在半空中,空气中有潮湿的味道。

    苏烟穿着一件黑色的衣服,沿着一条幽深的路,一直走到老宅最深处的一个小院子里。

    小聂已经在门口等候多时了。

    从他接到沈世打来的电话,就已经在等待了。

    虽然,他也不知道沈世这么晚了,沈世让苏烟来是为了什么。

    “苏小姐。”

    苏烟摆了摆手,示意小聂开门。

    这个晚上莫名的觉得有一种阴森的错觉,后背向上冒着湿气。

    已经将近十一点了,房间里黑乎乎的,没有开灯。

    小聂开了房门,就伸手摸在墙面上,手一转,就咔啪一声按亮了灯。

    只不过……

    人呢?

    小聂捏了一把冷汗,这房间里空无一人,不是跑了吧?那这是想要他的命啊!

    浴室的门忽然拉开,陆荣穿着浴袍从里面走出来。

    苏烟从小聂身边进来,“小聂,你先出去。”

    关了门转过身来,陆荣已经走到了床边,就好像是并没有苏烟这个人似的,直接躺在了床上,闭上了眼睛,顺带对苏烟说了一句:“如果你没打算走的话,这边把灯关一下。”

    苏烟没有关灯,而是径直走到床边,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枪来,极轻微的咔啪一声,放在了桌面上。

    “这是沈世让我来拿给你的。”

    陆荣睁开眼睛,迎着房顶上明晃晃的灯光,一圈圈刺痛眼睛的光晕散开。

    他伸手在桌面上摸过去,果然,摸到了一个冷冰冰的金属物,然后用食指一勾,就将手枪给拿了起来,在手心里把玩了一下。

    “勃朗宁手枪?”陆荣在手中转了一下,“沈老头子还真的是向着我,没有搞一把破枪给我,让我死都死的这么体面。”

    苏烟坐在椅子上,没有动。

    陆荣抬眼看着她:“你是来替沈世来当监工的?你必须是要看着我死了才能离开?”

    苏烟面无表情,看着面前的陆荣好像已经是不认识了似的。

    陆荣翻身坐起来,身上的浴袍因为这个姿势的翻转,腰带松了一下,露出大片精壮的胸膛。

    苏烟别开了脸,望着窗外。

    陆荣手中一直把玩着的手枪,忽然拿起来对着自己的太阳穴,黑洞洞的枪口这样对着,苏烟的心猛地拎了一下,手指不自然地蜷缩了一下。

    陆荣看着苏烟脸上的一丝表情,重新将手枪拿下来,压在右手手掌下面,冷笑了一声:“呵,苏烟,你是真的想让我死,对吧?”

    苏烟没有说话,略坐了片刻,忽然站起身来,“我只是按照干爹的话来给你送东西,东西送到了,我也要走了。”

    陆荣笑了一声,起身靠着桌子,头顶的灯光在他的鼻梁上形成一道反射的光束,“其实,我真是替陆离不值。”

    苏烟脚步顿了顿。

    “你是不是想要把陆离送走,送出国?”陆荣看着苏烟惊诧地转过头来的时候,并不惊讶,“然后你说,你会出国去陪他,对么?他信了你。”

    苏烟眯了眯眼睛,“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不用管我是怎么知道的,”陆荣手中的枪柄转了转,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的是苏烟,“只不过,你并没有打算去找陆离,对吧,你只是想要把他骗走,让他离开c市,然后你自己继续留在这里坐享荣华富贵?”

    苏烟眼睛里惊讶的目光难以遮掩了。

    陆荣微微敛了一下下颌,遮去了眸中流转而逝的一道光芒。

    苏烟仍旧没有说话。

    在陆荣的眼里,不否认,就是默认。

    但是她并不想要在这里跟陆荣多浪费时间,转身,一只手臂已经抬起头落在了面前的门锁上。

    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的腰却忽然被抱住了。

    苏烟皱了皱眉,直接就想要挣脱开他,“陆荣,我警告你,不要得寸进尺!”

    她的手肘曲起来,向后在陆离的手臂上痛击了一下。

    陆荣闷哼一声,不过没有松手,相反禁锢的更紧了,“你别动,让我最后抱一会儿。”

    苏烟的手僵在半空中。

    陆荣的面颊埋在苏烟散落在脑后肩膀上的长发,深深的嗅着她的发香,“烟儿,你刚才问我,我是怎么知道的,对么?”

    “没有人告诉我,是我自己猜的。烟儿,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了。”陆荣勾了勾唇,笑着将苏烟搂的更紧,“你心里想的是什么,我一清二楚。”

    因为我已经进去看过了。

    只不过,你的心里,没有我。

    ………………

    拥抱是假的。

    陆荣指尖残留的体温,最终也都在这个黑夜中再也寻不到了。

    而此时此刻,远在医院内,在一间同样黑暗的病房内,陆离的脸庞隐藏在黑暗之中。

    他的脊背自始至终都是僵直着的,看着面前放着的这个监听设备,一双明澈的眼睛里好像是染了血。

    就在陆离抬手想要将监听设备给重新关掉的时候,从设备之中传来了嘭的一声。

    陆离吓了一跳,僵住了脊背。

    紧接着,窸窸窣窣的声音,从监听设备之中传出,陆荣的声音清晰无比,就好像是这个阴冷的男人就站在面前一样。

    “陆离,我不信你现在还是傻子,不懂苏烟这个人到底是做什么的……你如果认为她是爱你,那你就错了,从头到尾都没有爱,都是利用,”陆荣冷冷的笑了一声,“刚开始利用你想要摆脱我,后来利用你来想要拿到陆氏……”

    陆离握紧了拳头,手背上的青筋蹦起,整条手臂连带着手腕都在剧烈的发抖。

    ………………

    “阿离,你现在是我们陆家唯一的血脉了,”陆荣已经将浴袍脱了下来,换上了一整套西装,然后拉过一把椅子坐下,抬眼看了一眼窗外幽沉的夜色,“你一定要活下去,然后报仇,懂么?”

    陆荣知道现在陆离能够听得到他说话,只不过实在可惜的是,他此时此刻没有办法看得到陆离脸上的表情,真的是遗憾。

    陆荣嘴角衔着一抹冷笑,重新拿过桌子上的一柄枪,咔咔两声下了弹夹,果然,里面没有一颗子弹。

    苏烟到底是没有给他留子弹。

    陆荣唇角勾了勾。

    苏烟心里到底还是惦念着他的吧。

    只不过现在,他必须死。

    陆荣将面前的抽屉打开,从最里面拿出一个盒子来,盒子里全都是玻璃弹珠,将玻璃弹珠倒出来在抽屉内,从里面挑拣出来一枚黄铜的子弹。

    他用手指捏着自然,透着一点点灯光看过去。

    忽然笑了一声,子弹装进弹夹之中,然后对着空气说:“弟弟,哥先走一步了。”

    砰地一声闷响,加了消音器的枪声就如同是重物落地一样。

    头顶的灯光闪了两下,一切重新恢复了沉寂。

    ………………

    苏烟的睡眠一向都不好,长期的睡眠质量差,让她神经有些衰弱。

    从陆荣那里回来之后,她在浴室里泡澡就泡了两个小时,直到身体泡的有些发白褶皱。她眼前似乎一直都有重影,从浴缸内站起来的时候,身体摇晃了两下,因为低血糖,眼前一片漆黑,一时没有稳住,额头就撞在了贴着瓷片的墙面上。

    扶着浴缸边缘站了一会儿,等到视线重新恢复之后,苏烟才一把抓起一块超大的浴巾将自己包裹起来,抬步向外面走。

    她感到腿软,拿了吹风机插了线,找了一把椅子坐下来才开始吹头上湿漉漉的头发。

    吹风机吹出的暖风吹在头皮上,待头发吹的半干的时候,她好像是出现了幻听,仿佛是有手机铃声响起在耳边。

    她将吹风机关掉,看向手机的方向,但是手机没什么反应。

    真的是出现幻觉了么?

    苏烟又重新开了暖风,开大了一档,呼呼的暖风吹着头皮。

    这个夜晚,苏烟没有睡好觉,她在临睡前,从枕头下面拿出一颗子弹来。

    这颗子弹是从沈世给陆荣用来自杀的那个弹夹里取下来的,现在拿在手心里,有点烫手,好像是能够穿过掌心似的。

    漫长的夜晚过去,终于迎来的第二天的鱼肚白。

    苏烟并没有被自己定的闹铃吵醒,而是被一声急似一声的手机铃声给吵醒了。

    “喂。”

    苏烟没有看清楚屏幕上显示的人名,就接通了电话,靠坐在床头,抬手揉了一下自己的太阳穴。

    “烟姐,陆荣……自杀了。”

    苏烟有些涣散的瞳孔在顷刻间完全重新凝聚起来,“什么?!”

    听筒内传来小聂的声音:“烟姐,我是刚刚给他进去送饭的时候看见的,是开枪自杀的,子弹穿透了太阳穴……但是因为手枪装了消音器,所以我大半夜的我也没有听见。”

    不可能!

    她明明已经取下了那个弹夹内的子弹,陆荣怎么可能?

    小聂接着说:“烟姐,您看我是不是用先给沈董打个电话?要不就先去找法医过来……苏姐?苏姐?”

    “先不用打扰沈董,”苏烟猛地回过神来,“我马上就过去。”

    ………………

    十分钟后,住在陆宅里一个十分可靠的法医过来了。

    他简单的看过伤口和鼻息,说:“的确是自杀没有错,死亡时间大约是在凌晨两点到三点之间。”

    苏烟惨白着一张脸,没有化妆,唇色极淡。

    陆荣穿着一身西装,还是上一次让送过来的那一套西装,打着领带,裤脚熨帖。

    她的目光落在床上平躺着的人,闭着眼睛,双手放在身侧,如果没有太阳穴处的那样一个可怖的血窟窿,平静的就好像是睡着了。

    苏烟忽然觉得喉头一股腥甜的气味,死死地咬着唇,转身走了出去。

    天空一片灰白。

    苏烟心口跳的越发的厉害。

    陆荣死了,沈世的下一个目标,就是陆离了吧。

    ………………

    陆荣是被神不知鬼不觉的给运出去的,在火葬场的熔炉一过了一遭,出来之后就成了一个小小的骨灰盒。

    苏烟全权负责下葬的事宜,在一个深夜,苏烟和小聂另外两个人,开车来到墓园,葬下了陆荣。

    人死百事哀。

    夜色中,苏烟看着墓碑上的刻字,这一刻才真正的体会到,生命有多么脆弱。

    ………………

    陆荣的死讯,隐藏的非常好。

    除了陆离之外,没有人知道。

    第二天,陆离就将这一套窃听的设备全都扔进了垃圾回收点,回到苏烟给她租的那一套房子里面,收拾了一下东西。

    中间又隔了一天,他终于等来了苏烟。

    苏烟开门走进来,就看见坐在沙发上的陆离,一双眼睛直接看向门口的位置,她吓了一跳。

    “阿离?”

    陆离笑着站起来,“我一直在等你过来,快中午了,你吃饭了没有?”

    苏烟自然是摇头。

    “我煮了面,”陆离说着就走向厨房里,“我去热一下,咱们两个吃饭。”

    苏烟觉得有些奇怪,陆离会煮面?

    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苏烟洗了手跟去厨房,陆离已经端着两碗西红柿鸡蛋面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陆离将两碗面放在桌上,说:“放的时间有点长,面条已经糊掉了。”

    卖相的确不怎么好,色香味没有占着一条,而且因为面条已经糊掉了,软趴趴的,吃在嘴里一点味道都没有,苏烟都以为自己是味觉消失了。

    苏烟抬眸,忽然看见陆离拿着筷子的一只手上,有深深浅浅的磕碰痕迹,皱了眉,一把抓过陆离的手腕,“你的手……”

    陆离将手往后缩了一下,“不怎么会做饭,切了手。”

    不仅仅是切到的一个伤口,看起来还有一块烫伤。

    苏烟转身就进了卧室去拿药箱,蹲在陆离面前,帮他处理伤口。

    陆离低头看着苏烟的发顶,任由苏烟帮他手上的伤口,忽然开了口,“你要送我走了,对吧?”

    苏烟握着陆离的手腕,“嗯,机票护照和签证都已经帮你弄好了,那个卡里的钱你先用着,后续我会让宋叔再给你打另外一部分钱,暂时订的路线是去云南,然后去尼泊尔,再飞澳大利亚……”

    她在很久之前,就已经为陆离制定了一条线路。

    陆离忽然打断了苏烟的话:“我能不能不走?”

    他明明知道苏烟的答案,也知道这个满口谎言的女人,但是还是问出了这样一句话。

    苏烟说:“不能。”

    她将药箱啪的一声阖上,“你的东西已经收拾好了么?机票是三点半的,我们要准备去机场了。”

    陆离直勾勾地盯着苏烟的面庞,“烟儿,我好像不认识你了。”

    苏烟的脚步一顿,后背猛地僵了一下。

    ………………

    在去机场的路上,陆离忽然开口问:“烟儿,你能不能让我去见一面陆荣?”

    苏烟搭在方向盘上的手顿时就握紧了方向盘,她扯了一下唇角,“阿离,今天不成了,已经快到机场了。”

    陆离淡淡的嗯了一声,便偏转了头看着车窗外。

    果然,苏烟又一次骗了他。

    偌大的陆家,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人,他一个人背负着的,就如同陆荣在临死前所说的那句话一样。

    苏烟一直送陆离到安检,“阿离,你……”

    她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陆离狠狠的吻住了,在唇瓣上辗转,疯狂地掠夺着苏烟口中的甜美呼吸。

    苏烟唇瓣上猛地一疼,在这样激烈的吻中,被陆离咬破了唇瓣,血腥味顿时就充斥了口腔,可是陆离依旧没有放松,吸吮着她的唇瓣,就连苏烟都被他吻的喘不过气来。

    “阿离……”

    陆离终于松开了苏烟的唇瓣,苏烟大口的呼吸,脸庞染上了一抹酡红。

    “再见。”

    陆离看着苏烟的眼神像是冰。

    他转过身,拉着行李箱向前,一步一步,没有回头。

    苏烟右眼皮一直在跳,跳的她内心极度的不宁静,翻江倒海。

    她觉得陆离在最后离开之前提到陆荣,绝对是有原因的。

    苏烟在回去的路上,给小聂打了个电话:“陆荣房间里的东西还都留着么?你现在都留着不要动,我这就回去!”

    ………………

    其实,陆离是真的把这一次告别当成是一次永别的。

    说的再见,也是真的再见。

    当苏烟在陆荣房间的桌下,找到一个窃听的设备的时候,就一下子明白了。

    但是,她还是按照之前对陆离所说的,把陆离在路上需要用到的钱给了宋叔,托宋叔去约定的地点,把钱给了陆离。

    这笔钱是瞒着沈世弄的,是苏烟自己在这几年来存下来的体己钱。

    苏烟将所有的事情交代过之后,坐在陆离自从出狱就住的这套公寓里,偏转了脸看着窗外,一片灰蒙蒙的。

    她无声无息地在这套公寓里呆了一整天,一直到临近傍晚,才起身离开。

    可是,就在陆离离开之后的第二天,苏烟忽然发现……她有了一个月的身孕了。

    ………………

    …………

    时间流转,一转眼,就已经过了三年,又过了五年。

    将近九年的时间过去了。

    在顾青城和杨拂晓的婚礼之后,陆离经常会在夜色这边戴着,不为别的,只为这里的黑暗,能够荡涤他的内心。

    “但是,你没有拿到钱,对么?”

    一间光线略微暧昧的包厢内,阿绿仰着一张小脸,给面前的陆离倒了一杯酒,“要不然的话,你怎么会……”

    阿绿听顾青城说过,陆离在外面的相当于在流浪,因为一方面要躲开沈世派来的人,一方面也要靠着自己努力地活下去。

    陆离笑了笑,端起面前的酒杯,说:“对,我没有拿到钱,我在当初制定好计划的地点等了三天,等到了一帮杀手,没有等到宋叔。”

    “那个宋叔……”

    “自己卷钱跑了。”陆离将酒杯中的酒液体端起来一饮而尽,“说真的,苏烟也有识人不清的时候,那么一大笔钱,任由是谁见了,都会动心的,更何况宋叔当时有一个不成器的儿子,在外面欠下了一大堆的赌债,正有高利贷的人拿着刀在后面追着要债,送上门的钱,谁会不要……”

    阿绿在五年前,苏烟曾经带过她一段时间,为人亲和热情,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苏烟和陆离的过往,竟然是这样。

    陆离起身,又倒了一杯酒,低着头:“阿绿,你是一个好姑娘,你适合更好的,我配不上你。”

    阿绿站在陆离面前,她知道,今天陆离将他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他,只是因为她昨天在醉酒之后,终于吐露了她喜欢他的事实。

    她咬着嘴唇,“陆少,那我问你,你和缇娜姐,还有可能么?”

    陆离忽然笑了笑:“如果是你,你觉得会有可能么?”

    阿绿默了。

    没有可能。

    ………………

    这天下午,苏烟坐车,去了西郊的一所福利院。

    还有杨拂晓。

    这几天,杨拂晓奉行顾青城的指示,跟着苏烟,所幸苏烟没有厌烦她把她赶走。

    杜院长主动迎出来,“苏小姐,您来了。”

    苏烟不仅是这家福利院的捐赠者,而且还经常来看这里的孩子。

    杨拂晓知道苏烟喜欢孩子,之前在上海的时候就是这样,现在依旧如此。

    杜院长陪同苏烟和杨拂晓在福利院中转了一圈,餐馆了游乐设施和住宿条件餐厅条件,苏烟忽然问了一句:“安媛呢?”

    杜院长说:“安媛还没有放学,看着时间也快了,您如果是想要见见那孩子,再等一会儿。”

    一旁跟着的杨拂晓皱了皱眉。

    安媛是谁?

    她趁着苏烟去洗手间的时候,就特别多问了一声杜院长,杜院长看这是苏烟带过来的朋友,也没有隐瞒,说:“陆安媛,是苏小姐在医院里捡来的一个孩子,因为没有父母,就送来这里了。”

    陆安媛?

    姓陆?

    杨拂晓在心里打下了一个问号。

    不过,苏烟到底是没有等到陆安媛放学回来,就先离开了。

    杨拂晓回到紫荆园,将这事儿告诉了顾青城。

    顾青城随口问道:“那孩子几岁?”

    杨拂晓说:“上小学二年级,不到七岁。”

    顾青城原本没有当回事儿,但是现在一听这个时间段,猛地抬起了头,“七岁?”

    杨拂晓点头:“是啊……”她顺着顾青城的思路,猛地回忆起来,“你不是觉得这个孩子是陆离的吧?”

    她觉得她一定是最近小说看多了,导致她现在脑洞开的这么大。

    但是,谁知道顾青城却是一本正经地说:“有可能。”

    杨拂晓:“……”

    第二天,杨拂晓就和顾青城又走了一趟福利院,这一次时间卡的是中午吃饭的时间点,刚好就见到了这个孩子。

    七岁多的女孩子,五官轮廓都十分明晰,一看就是个美人胚子,高高扎起的马尾,没有刘海,有一个十分漂亮的美人尖。

    但是,在杨拂晓第一眼看过去,仿佛就看到了苏烟的缩小版,实在是令人惊艳。

    陆安媛端着一盘洗干净的苹果,“这是杜妈妈让我送过来的,叔叔阿姨你们都吃。”

    福利院里的孩子都叫杜院长为杜妈妈。

    杨拂晓盯着陆安媛的脸一直瞧,倒是让小姑娘有点不好意思了。

    “你认识苏烟么?”杨拂晓问。

    陆安媛点了点头:“认得,苏阿姨对我可好了,上次我生日的时候还带着我出去玩了。”

    顾青城和杨拂晓两人从福利院出来,杨拂晓问:“这事儿你要不要给陆离说?”

    顾青城手中抓着几根头发,说:“等鉴定结果出来了再说。”

    ………………

    这个夜晚,在夜色,阿绿再一次见到了苏烟。

    阿绿这一次见到苏烟,已经不知道自己应该用怎么样的心情来面对了,她站在陆离的角度,肯定是苛责苏烟的。

    可是,苏烟偏偏又对她有恩。

    苏烟走过来,笑着看向阿绿:“一起喝一杯吧。”

    阿绿没有反对,“那走这边吧。”

    她是有私心的,陆离一般情况下住的那个包厢在东边,而她引这苏烟来到的是西边的包厢。

    但是在经过酒吧夜场的入口,苏烟忽然停下了脚步,一把拉住了前面的阿绿,“就在吧台喝一杯吧。”

    阿绿来不及反对,苏烟已经走进喧哗热闹的大厅。

    她只好亦步亦趋地跟在苏烟身后。

    苏烟走在前面,脊背笔挺,来到吧台处,向调酒的小哥打了个响指,“两杯玛格丽特。”

    鸡尾酒的色泽明丽,苏烟抿了抿唇,转过来:“阿离……”

    阿绿直接断然拒绝了苏烟的话:“我不会告诉你他在哪里的。”

    苏烟看着阿绿,久久终于笑着摇了摇头。

    阿绿知道自己的反应有些过激了,说:“他现在过得很好。”

    苏烟抬起头来,“阿绿,我这次来,并不是来找他的,我是来找你的。”

    阿绿不语。

    苏烟转过去,两指托着鸡尾酒杯底,透过头顶五光十色的彩灯,将鸡尾酒中的色泽反射在她的瞳仁之中。

    “我知道你喜欢陆离,也会对他好,而且你这个人我也知道,我就放心了。”

    放心的走了。

    这个时候,阿绿就知道,自己一直都在想苏烟靠近,但是却永远都没有办法赶上苏烟的高度。

    在临走的时候,苏烟交给阿绿一把钥匙。

    “这是之前陆离落在我那里的钥匙,你如果能见到他,帮我转交给他……”苏烟转身的同时,神情已经有些落寞了,“如果不能的话,就算了。”

    ………………

    秋末,天气很冷。

    距离陆离带着伤回到c市已经快半年时间了。

    整个人都好像是老了一样。

    陆离记得十分清楚,在离开c市的这五年里,他走遍了中国的山川河流,甚至还远到过西藏新疆,也都知道身后始终跟着的那个不远不近的身影。

    苏烟恐高,有一次陆离去走天门山的玻璃栈道,她也在后面不远不近的跟着,走路的时候双腿都在打颤,扶着山岩,手掌心都被划破了。

    陆离在前面看着苏烟许久,内心好像是被一双手在抓挠着。

    然后去了云南,登玉龙雪山,陆离在苏烟前面大约有二十米的距离,越向上空气越是稀薄,有备用的氧气瓶。苏烟反应特别强烈,但是还是一步一步地向上走,一只手扶着阶梯的栏杆,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他。

    后来又去青藏高原,苏烟原本白净的皮肤重度晒伤,一直到在沿海的小镇生活了一段时间,皮肤才又重新恢复了正常的肤色。

    陆离闭着眼睛,都能回忆出这五年来的一点一滴。

    一直到去年,他在经过陕西的时候,然后得罪了人,被人追杀。

    如果不是有苏烟帮陆离做了掩护,他根本就不可能有命到夜色去找顾青城。

    他清楚的记得,在那个山坳里,苏烟帮他将几条疯狂追赶的狼狗引开,当时犬吠声震耳,让陆离都心惊胆颤。

    他向前走了两步,最终还是停下了脚步,转身向着那个方向狂奔过去。

    最后,两人总算是逃出了那个山坳,都显得狼狈不堪,苏烟的腿上被狗咬了一口,几乎被撕去了一块肉,在医院,医生清理的时候,看着都触目惊心。

    ……

    陆离睁开眼睛,眼睛里有隐约的水光。

    他从烟盒里摸出一支烟来含在口中,打火机点了几次都没有点着,随手就砸在了前面的窗户上,发出嘭的一声,玻璃被金属的打火机砸出裂痕。

    就在这个晚上,接到了苏烟的电话。

    他并没有存苏烟的号码,手机上只有一个孤零零的手机号,没有名字,可是苏烟的号码却是实实在在入心的。

    他静静地看着手机屏幕闪过之后完全暗掉,最终还是没有接。

    ………………

    苏烟挂掉陆离的电话,嘴角向上扬了一下。

    她知道,已经不可能再回到过去了。

    不过,她没有想到,就连最后想要听一听他的声音,都已经是痴心了吧。

    苏烟站起身来,抬头环顾这个公寓套房,不大,就是当初在陆离出狱之后住的那个套房。

    这几年来,她一直保留着这套房子。

    苏烟来到陆离的卧室,在靠近窗口的位置,有一张桌子,桌上有一盏台灯。

    台灯是磨砂玻璃罩的台灯,光亮柔和不刺眼睛。

    苏烟拉开书桌前的椅子坐上去,拉开抽屉,从抽屉里拿出来一个牛皮纸的信封,信封是封口的,在信封上面的字迹已经由于时间的沉淀而变得有些模糊不清楚了。

    她拿出钢笔,将信封上的字都重新描了一遍。

    犹豫片刻,还是没有把信封拆开。

    这封信,还是五年前写的,那个时候,她是二十八岁。

    如今五年多已经过去了,她三十三岁。

    从和陆离十三岁的初见,到如今已经二十年了。

    原来,那个所谓的预言大师说的是真的,她真的注定是活不过三十三岁。

    ………………

    陆离挂断了苏烟的电话,内心就一直在嘭嘭嘭直跳,跳的他心烦意乱,总觉得像是有事情要发生。

    这些天,他一直都是在夜色里住,有时候也帮顾青城看场子。

    阿绿帮陆离在外面准备了一套衣服放进来,走过去,从外衣口袋里摸出一把钥匙,俯下身来放在陆离面对的茶几上。

    “这是前几天缇娜姐托我给你的钥匙。”

    陆离的目光落在这把钥匙上,钥匙上闪着的银色光芒有些亮眼。

    其实,阿绿原本没有打算将苏烟的钥匙转交的,可是看着陆离的眼神里,处处都写着的是苏烟……

    “其实,陆少,其实上一次你问的那个问题,我想过了,”阿绿说,“这个世界上,人太多了,如果是我,我很自私,我顾不上别人的,只要我能幸福,那些曾经没有在乎过我的人,我也不必要在乎他们。”

    阿绿站在陆离面前,静静地看着陆离。

    他低着头,额上的发挡住了面庞,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陆离看着这把钥匙,拿在掌心内,有一丝丝的凉意。

    他默了片刻,恍然间好像想到了什么,忽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抬腿就想外跑去,打开门就冲到了走廊上,嘭的一声甩上了门。

    阿绿看着陆离远去的身影,在心里默默地说:“祝你幸福。”

    不要再错过了。

    ………………

    在八年前,苏烟听说陆离的事情之后,飙车几分钟内就赶到了医院。

    而现在,八年后,这个深夜在马路上飙车的人,已经变成了陆离。

    陆离一踩油门踩到底,车辆几乎都要飘起来了,在一个路口差点与其他车辆追尾。

    一直到了这个久违的公寓楼,陆离甚至都没来得及锁车,就一下子从车上跳了下来。

    这把钥匙,他认得。

    开了门,陆离看见卧房里亮着灯,他心急火燎地叫了一声:“苏烟!”

    冲进卧室,书桌前面亮着灯,却空无一人。

    顾青城和杨拂晓也拿了鉴定报告,开车来到了楼下。

    杨拂晓看着前面停的车,“这辆车不是陆离的么?怎么车门都开着……”

    她探身进去帮陆离拔了车钥匙,转过头来问顾青城:“还要上去么?”

    顾青城道:“要上去,把鉴定报告送上去。”

    结果,两人有些愕然的发现,苏烟住的门也是打开的,里面黑乎乎的一片。

    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两人对视一眼,一前一后进了门。

    刚刚抬手开了灯,就看见从卧室里冲出来一个人影。

    “陆离!”

    陆离打横抱起苏烟,已经向楼下冲去,几乎是差点将挡在门口的杨拂晓给撞倒,幸好顾青城眼疾手快地将杨拂晓拉开。

    杨拂晓看着地上,有几滴血迹。

    是从苏烟耷拉下的手腕处流下来的,在地面上连成了红色的线条。

    ………………

    市医院,急救室外的走廊上。

    脚步在走廊上响起,显得有些空洞。

    陆离坐在蓝色的公共座椅上,弯着腰,用手肘撑着额头。

    在一边,顾青城靠在墙面上点了一支烟,点着了才发觉不妥,将烟蒂掐灭扔进一旁的环保箱之中。

    杨拂晓手中有两份文件,一份是从苏烟桌上拿过来的牛皮纸的信封,另外一份是亲子鉴定。

    她思忖了一下,还是先把牛皮纸的信封递给了陆离。

    陆离手腕一抖,看着信封上面已经淡了的,却被重新描摹了一遍的字迹,抬手撕去了信封,将里面的一页信纸拿出来。

    这封信日期是在五年前了,原本的笔迹褪去了墨水鲜明的色彩。

    “阿离,

    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或许我已经不在了。

    应该没什么可遗憾的了,我这一生,苦难和甜蜜都经历过,喜欢和厌恶也都经历过,就没什么后悔了,可以安安心心的走了。

    如果时间能够停留在我们初见的那个夏天,是不是一切就可以容易的多了呢?”

    初见……

    人生若只如初见。

    陆离恍然间记起来,在出狱之后,他破译过苏烟的手机密码,是0823,当时他只是认出来是一个日期,但是现在终于想起来了。

    是那个夏天,是他和苏烟初见的时候。

    她的回眸一笑,点燃了那个青涩少年的整个青春的璀璨天空。

    “阿离,我不是一个好妈妈,也做不好一个真正的母亲。

    你还记得么,三年前我送你离开的时候,其实,那个时候,我已经怀孕了。”

    陆离看到这里,愕然抬起头来。

    “苏烟怀孕了?!”

    杨拂晓将手中的一份检验报告递上去:“是个女孩儿,名叫陆安媛,在西郊福利院。”

    陆离一时间呆住了,他的头脑完全不能思考。

    这件事情太过于突如其来了。

    头顶倾泻而下的灯光好像是张牙舞爪的妖怪一样,在充斥着满满的都是消毒水气味的走廊上,格外让人窒息。

    陆离捏着信纸的手开始抖,手指攥着信纸已经发皱了。

    他低下头来,将这封信看完。

    “阿离,因为我这个人就是作恶多端,恶贯满盈,所以死了肯定是要下地狱的,但是你不一样的,你是天使。

    所以,黄泉路上,我就不等你了。

    别。”

    这封信是在五年前写的,而苏烟最终割腕自杀的日期,向后推迟了五年。

    一时间,在走廊上的三个人,都没有出声,静默的近乎可怕。

    手术室上面明晃晃的荧光绿的“手术中”三个字,投射在视网膜上。

    陆离低着头,眼泪忽然从眼眶内留下来,啪嗒一声落在信纸上,浸透了信纸,晕开了黑色的笔迹。

    顾青城在陆离的肩膀上拍了两下,“兄弟,还有机会。”

    男人哭的时候,最是触动人心。

    杨拂晓也觉得眼眶有些发酸,别开了眼,看着窗外,双手合十在胸前,祈祷着苏烟能够活下来。

    她看过太多人的生离死别了,每一次面对熟悉的人离去,她都能满满的掉一箩筐的眼泪。

    真的不愿意身边再多一个这样不幸的人。

    缇娜姐一定要能够活下来。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溜走,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术室上面“手术中”的灯终于灭掉了。

    随着手术室的门打开,医生从里面走出来,取下了口罩,虽然额上全都是细细密密的汗,但是可以看见,唇角显而易见是向上翘着的。

    ………………

    陆离走进苏烟的病房。

    八年前,是他因为胃穿孔手术,躺在病床上。

    而如今,八年后的今天,是她躺在床上,面色苍白,唇色也是苍白的,一张小脸缩在被子里。

    陆离有多久已经没有好好的看过她了。

    原来,她已经这么瘦了,颧骨向下凹陷,原本看一眼就惊艳的面庞,也变得如同石灰墙面的底色。

    陆离走过去,拉过苏烟的手,明显可以看出一双通红的眼眸,他动了动唇,想要说话,却最终没有张得开嘴。

    看着苏烟的面庞,好像回到了年少的时候。

    有一个清脆的声音耳边喊:“阿离,我们石头剪刀布,谁输了谁就去捡沙包!”

    好像有一个隐隐约约的身影。

    “我又赢了!”

    那个好听的声音高兴的无与伦比,冲上云霄。

    却不知道,其实每一次,他都是故意输给她的。

    只为了能和她在一起多呆一会儿。

    陆离用温热的唇,贴在苏烟冰凉的手背上。

    远方,天色渐渐地亮了起来。

    迎来了晨曦的第一抹曙光。

    (全文完)

    (注意下面作者有话说^_^)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