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六书网 > 其他小说 > 沙雕魂师的万界之旅 > 一百三十六 全性出没 新

一百三十六 全性出没 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说到后面,徐翔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为什么会对一个初识之人说这么多。就是莫名觉得古乐是可以信任的,所以他连后面和冯宝宝一起碰见张锡林的事情,和一早就有在观察张楚岚的事情都吐露了出来。

    出了病房后,徐三犹犹豫豫的样子,眼神复杂的看着古乐:“谢谢你,古乐兄弟,你这个恩情我一定会还你,只要你人在华北,不犯大错,我徐三都一定会保你。不过,今晚你听到的事情,我希望你能帮我们保守秘密,万万不要和风正豪他们去说。”

    “呵呵,这个我会的。不过我建议你们,最好趁早和张楚岚解释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最好带着他过来和老爷子见过一面,当事人当面解释清楚最好。

    你们别看张楚岚那小子没脸没皮的很好欺负,其实他忍了十年,再加上这段时间凭白无故遭了那么多奇怪的人殴打,早就到了快情绪爆炸的边缘。

    你们想要获得他的信任,最好跟他解释清楚。越是善于隐忍的人越缺乏安全感,越是缺乏安全感,他就越是容易逃避。张楚岚又和宝儿姐你自己的身世有关,于情于理,对他……好一点吧。”古乐笑着对他徐三说完后,便笑着说了声告辞,就此离去。

    不知道为什么,听完古乐的话后,徐三总有种别扭感,好像在面对一个同辈人,而不是面对着一个年龄才十四岁的后辈。

    当然,古乐说的话很有道理。徐三即便性格古板,也深知古乐的看法是有参考价值的。

    冯宝宝歪着头,挠了挠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最后抱着手臂,露出思考的模样,道:“对张楚岚好一点?徐三,什么叫做对别人好喔?”

    “额,就是……大概就是帮助他,让对方觉得高兴吧。”徐三愣了愣,也不知道怎么具体回答这个看起来很简单浅显的问题。

    “哦,我懂咯。你们都说我笨,但我jio得自己还是机智的一匹。”冯宝宝捶了下手掌,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他是个处男,不如我帮他破个处好咯。”

    徐三:“……???”

    似乎是全性的人没到这座城市,也或许是吕良他们有自己隐藏的法门,古乐今天没有发现到他们的踪迹。

    敞开神念力场一整天,古乐也有些乏了,回到宿舍后,打算吃个夜宵再睡觉。

    进到家门口,见客厅还有明亮的灯火,古乐就知道屋里还有人没有睡。

    “哟,回来啦?”正和柳研研胳膊贴在一起看泡菜剧的风莎燕瞟到古乐进门后,随口一句。

    “嗯,玩累了。”古乐点点头,换上拖鞋后,便走进厨房内,翻了翻冰箱,拿出了几样食材,又从橱柜里拿出了几块面条,将它们清洗了一下后便开始生火做饭。

    不一会儿,厨房内传来一阵诱人的饭菜香味,熬夜看剧的两女顿时就馋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古乐,柳研研还眼巴巴的瞅着古乐叫了他一声。

    古乐瞟了她一眼,“呵”出一声冷笑。

    柳研研一阵恼火,这人咋就不知道啥叫怜香惜玉?

    与风莎燕对视一眼后,暂停了电视剧,两女一起踮着光脚凑到了古乐左右,一左一右的贴靠在古乐身上,一个抱胳膊,一个下巴搁着肩头,同时发起撒娇攻势。

    古乐不动如山,淡定自若。

    作为一个有故事的男人,两辈子见过的美女不少,这种阵仗在海神岛上的时候也没少被海魔女这样调戏,古乐早就免疫了这种场面,他淡淡道:“想吃自己拿食材,自己洗,然后我顺便帮你们做。”

    闻言,两女撇撇嘴,嘴里嘟囔了一句“这么不会疼女孩子,以后娶不到老婆咯”,但还是去冰箱里再拿了一些食材出来开始处理。

    吃完一顿美美的夜宵过,古乐喝完一杯水后,疑惑问道:“怎么不见星潼啊?没回来吗?”

    风莎燕点了点头,“他今晚不回来住。”

    “哦,原来如此。”古乐想起了那骚年早上一脸窘迫的模样,便瞬间明白过来,估计是觉得这种男女混珠的生活有些顶不住。

    接下来几天,古乐没有再刻意寻找全性之人,因为他仔细一想,反正他们迟早自己会撞枪口上,何苦浪费力气?

    每天打打老板儿子,玩玩老板女……和老板女儿玩玩飞行棋,晚上再去医院陪老大爷唠唠嗑,逗逗“机智一匹”冯宝宝,再从这些人身上薅点羊毛下来,生活那是相当滋润。

    徐三和徐四商量了几天后,最终还是决定带着张楚岚找上了老爷子,告知了他们知道的有关于他的秘密,并在之后“邀请”对方加入了哪都通公司。

    感受到了徐四哥的“热情”与“火热”以后,鼻青脸肿的张楚岚一脸乖巧的在一张名为哪都通临时工加入申明的表格上,摁下了自己的手拇指印。

    得知了自己爷爷的死因后,对生活毫无动力的张楚岚有了自己生活的目标,那就是搞清楚爷爷生前当年的事情,然后为了给他铺路而牺牲的爷爷好好活下去。

    接下来的日子,张楚岚成为了冯宝宝的头号马仔,每天过着被调教的日子,有十年空白修炼期的他正以被疯狂压榨潜能的方式,拔苗助长般的迅速提升着。

    冯宝宝每天晚上都会来看望一下徐老爷子,现在徐老爷子有古乐每天用吐纳法真气梳理身体,以真气代精气,每天都精神抖擞。他们两个和古乐三人一起,天天晚上打牌,如果徐三或徐四谁在的话,没准还会在病房里打起麻将。

    “喂喂喂!老头子,把你藏屁股底下那张牌拿出来!”古乐恶狠狠的冲一旁脸色阴沉的老爷子咆哮道。

    “年轻人,怎么可以这么对老人家说话,大吼大叫的想什么话。”徐翔沉声道,屁股挪了挪,把屁股底下的那张牌坐得更紧了。

    “狗娃子,你是在耍赖么?”冯宝宝抬起头,毫无情绪的眼睛俯视着额上微微淌汗的徐翔。

    徐翔紧着一张脸,叫道:“这不是在耍赖,这是战术!战术!话说你们俩才最过分好吧,别趁着抓我出千的时候从弃牌堆里偷牌啊!”

    “屁话,那是战术!”古乐义正言辞的反驳回去。

    冯宝宝赞同,连连点首,“他说滴对,是狗娃子先藏牌不好。”

    “阿无……”徐翔可怜兮兮的看着冯宝宝,他觉着自己从小就心心念念的女孩要被人拐跑了。

    最后,徐翔被古乐和冯宝宝两个农民合力使用炸弹轰炸,输得极惨,皱巴巴的老脸上添了好几张白条。

    正当三人要进行下一轮对局的时候,病房门却突然被拉开,仿佛装扮万年不变的徐四叼着烟走了进来,一手插着口袋,一手大拇指竖起指了指身后,对冯宝宝说道:“宝宝,出任务咯。”

    “好喔。”冯宝宝点点头,把扑克放下,下床时又看了眼徐翔。

    徐翔放下牌,开始整理散乱的扑克牌,抬起头对冯宝宝笑了下:“去吧阿无,回来后再来陪我也是可以的。”

    既然大家都要走了,古乐也不可能会选择留下来,便也想要告辞,走过徐四旁边时却被其拉住了胳膊,只听徐四略带坏笑的说道:“古乐,既然你也在,那你也过来充当一下苦力吧。”

    “哈?免费打手我可不干。”古乐皱眉,嫌弃的推开了对方的手。

    “放心啦,事后我给你这个数,怎样?”徐四朝古乐比了个数,手臂勾在古乐脖子上,笑道。

    古乐撇了撇嘴,道:“不怎么样。这样吧,我对民间一些炼炁法门还挺感兴趣的,你也不用给我多好的,随便拿几本你们哪都通的大路货色给我看看就行。最近我准备创一个新法术,需要参考一些这类东西。”

    “啧啧,这些东西借给你也不是不行,但是得看你接下来的表现咯,不出力只是摸鱼的话,那我岂不是很亏?”徐四眼神微闪。

    “安心啦,我说会帮你就一定会帮你的。”古乐笑眯眯的拍了拍对方肩头。

    两人心怀鬼胎,都在打着彼此的主意。

    徐四想接着这次机会看清古乐的底细,毕竟古乐从头到尾都没真正表现出过自己的实力,他绝不相信古乐的能力只是制造可以恢复炁和伤势的法棍这么简单,那必然只是古乐其中一个能力之一。

    而古乐则是想借机多搜罗一些好东西回来,而且他刚才对徐四所说的也不全是假话,他是真有借着参考其他炼炁功法创造新术的打算。

    徐四这扑街肯定不会让古乐这般好过,哪都通的东西也不是那么好拿的,而古乐的底细也不是这么好看的,不给他找个实力高点的对手,估计还是看不透古乐。

    所以,当古乐来到两方人马大战的“火拼现场”时,便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挑着眉毛看了眼徐四,“小四哥,挺会给我挑对手的啊。”

    “没点难度,怎么敢请你出手。”徐四猛吸一口烟嘴,将烟头最后一点火星啜干净了,大吐一团烟气,将熄灭的烟一扔,踩灭后,便道,“宝宝,小乐,看你们的了。”

    冯宝宝不答话,两边袖子一甩,左右手上就各持上一把尖菜刀,对着不远处正和哪都通快递员对刚的全性成员们甩飞出去。

    菜刀如流光般速度飞快,两个全性成员当场被插上肋间,惨叫着倒下。

    古乐则漫不经心的走着,目光盯死在不远处和徐三、土猴子周旋的一男一女。

    女的高挑妖娆,一头粉色头发如瀑般垂下,红唇勾起犹如魅魔般,全身散发着致命的诱惑力;男的矮小年轻,蘑菇头,带着一副眼镜,笑容阴险,是古乐看了一眼就忍不住当场击杀的危险头脑类型。

    这两人正是全性四张狂之一的刮骨刀夏禾,还有全性新人吕良。

    在徐四的注视下,古乐的手中凭空出现了一把变形的金属球棒,那不紧不慢的走路姿态让徐四一度以为在看《热血高校》的不良,正准备上前痛殴。

    “嚯……空间系能力吗?有些令人头疼啊。”徐四眼中闪过一丝异光,又点了根烟静静的抽了起来。

    他就站在原地看着,他想知道古乐会以何种方式击败全性的这两人。

    究竟是虚有其表,还是有真功夫,接下来一看便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