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六书网 > 恐怖小说 > 工大诡事 > 地四百一十三章 人之将死

地四百一十三章 人之将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孙景文一把把我推到在地上。狂沙文学网他接下来的话句句诛心:“我告诉你为什么,你让雨亭嫁给我是你这一辈子做得最正确的一次决定。如果不是因为她,你以为你还能道貌岸然地活到今天吗?!”

    我突然怔住。因为我看见,孙景文的眼神中闪过一丝不可捉摸的光。我不知道他那么说是什么意思,但我感觉到这一切并不简单。有那么足足两分钟,病房里只有我们两个男人的喘气声。然后,孙景文压低声音开口问道:“刘晓娜是怎么死的?,

    这下,病房里连喘气声都没了!

    我一脸惊恐的看着孙景文,除此之外,我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孙景文的目光咄咄bī)人。好半晌,他突然笑了:“呵呵…”笑声越来越大:“哈哈…我果然没有猜错,这事就是你干的!”

    “我…我。你在胡说什么啊?!”我心虚的狡辩。

    “别跟我装糊涂了,萧青山!你自己干过的事何必还要装的这么惊讶呢?!”孙景文的脸上又浮现出那种得意的表。

    “我真不知道你说什么!我怎么会知道刘晓娜是怎么…”

    “想不到啊…你萧青山也会有这么狼狈的时候!”孙景文打断了我的话,用得意的的眼神看着我,语气里也透着得意。“可惜外面那些警察看不到你的这服嘴脸了,不然的话他们就不知道一会到底应该先抓谁了。哈哈!”

    “你…”

    “别装了!我就要死了!这个时候你还不跟我说真话,就不怕我做鬼也要来找你?”

    震惊、沮丧还有恐惧同时在我的脸上蔓延开来,我躲闪着孙景文咄咄bī)人的目光:“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当然知道!难道你忘了吗?刘晓娜死的那天是玉婷的生,我就是在那天和你妹妹重归于好的。那天晚上我请她去吃了顿西餐!”

    “拉斐尔西餐厅?!”

    “没错,拉斐尔西餐厅!当时我正从包间里出来要去洗手间的,可就在刚拐过墙角的时候就看见你站在那。说实在的,当时我还真被你吓了一跳,我以为你是来搅局的。慌乱之中,一个服务员正好撞到我上,这事你应该还记得吧?”孙景文提醒我

    我当然记得。那天吓了我跟刘晓娜一条的那声餐盘掉在地上的声音。我当时就站在洗手间的门口,面前就是刘晓娜,我俩都看到了那个一脸尴尬的服务员。

    孙景文接着说下去:“我想你当时肯定看到了那个服务员,但是你却没看到我。其实我当时就站在那个服务员的对面,离你连十米都不到,洗手间的拐角挡住了我。然后我才反应过来我们只是碰巧遇上的,你也在约一个女孩。我当然看清楚了她是谁,我于是我没去洗手间直接回到了包间,没把遇到你的事告诉雨婷,但我还是找机会偷偷出来看了两次你们俩,直到你们吃完了饭离开之后,我才带着雨婷离开。”

    孙景文说到这的时候又苦笑了一声:“第二天,当我知道刘晓娜死讯的时候,你已经去了交大。其实那时候我就感觉这件事是你干的,因为刘晓娜的死亡时间和你们离开拉斐尔西餐厅的时间实在是太接近了。但我真正确定这件事是你干的是在你从交大回来之后。”

    “什么意思?”我不解的问道。

    “有一天,我看见那个叫赵斌的警察到学校来找你。你们俩去了会议室,我悄悄跟了过去,就趴在门口听你们说话。虽然我没听清你们说什么。但最后一句话我听见了,我听得非常清楚!那时你们俩已经走到了门口,赵斌问你,最后一次见到刘晓娜是什么时候。我听见你告诉他,是在她死亡的四天前!我当然知道你在跟警察撒谎,如果没有惊人的内幕你肯定不会跟警察撒谎的,所以从那天起。我就确定了,刘晓娜的死一定和你有关系!”

    我想起了那个黑影…那天晚上我刚走出会议室,就看到一个黑影在走廊的尽头消失了。我一直都在猜测那个黑影是谁,现在我终于知道了…

    “是我杀的。”沉默了良久,我轻轻的说道。

    “为什么?”

    我其实是不想说那句话的,因为那句话刚刚被孙景文说过,但我却不得不说,因为那是我此刻唯一能想到的话。于是我闷声开口:“是她bī)的!

    我体里全部的血液都涌向我的大脑。我愤然地看了一眼孙景文,记忆仿佛又回到那个血腥且疯狂的夜晚…

    “你放了我哥!”

    急救室病上的萧雨婷突然尖叫了一声。所有的人都吓了一大跳。萧雨婷从昏迷中睁开眼睛,猛地坐起,像是一个被噩梦惊醒的孩子一样,紧张的四下张望,目光中充满恐惧,刚准备下,却被律菲和护士们赶紧按住。

    “放开我!让我上去!”萧雨婷挣扎着,呼吸急促,迟来的泪水终于像是决堤的洪水一般喷涌而出。

    “婷婷,你冷静点!”律菲极力安慰着萧雨婷,后者紧紧的攥着律菲的手,说着些词不达意的话:“放手!让我去!我让他放了我哥!你为什么拦着我!”萧雨婷的声音越来越小,终于,萧雨婷松开了手,躺在上,目光涣散,可仅仅片刻之后,她又重新坐起来,奋力挣扎,哭喊不止…

    两根绳索从兰大二院的楼顶垂了下来。兰州市武警支队派来了的两名最有经验的武警来完成这次救援任务。他们俩从楼顶纵跃下,轻如燕,用了不到一分钟就停在了十六楼的窗前。

    他们俩小心地靠近八号病房的窗户,可眼前的况并不乐观。医院的窗帘很厚,把两扇本就不大的窗户遮的严严实实的,无法窥探到一点儿里面的况,也无法判断孙景文的具体位置。

    在这样的况下贸然破窗救援是非常危险的。负责案件的赵家良警官告诉他们俩今晚的歹徒狡猾且凶狠,如果强行破窗但不能第一时间击毙他的话,很可能给人质带来生命安全。

    所以救援人员决定采用第二营救方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