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六书网 > 玄幻小说 > 欧孜大陆 > 第159章 长山不陨

第159章 长山不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除了衔尾追杀的一万“长山军”,其他军士皆后撤二十里扎营。

    哈萨蹲在火头营外,等着吃饭。他身边几个战友突然蹭过来。

    “哈萨,你这次表现的这么勇猛,一定有希望被选入长山军,成为正卒!”哈萨寡言,哥尔哈和哈萨家关系最好,也只有他能和哈萨说两句,可这次却不一样,那可是长山军啊!真正的长山军!哥尔哈的口气中的羡慕已经毫无遮掩的发散出来。

    哈萨虎头虎脑的,迷茫的看着哥尔哈,“哥尔哈,你说啥,长山军和我有啥关系,我就等着吃饭。”所以,别烦他,他还忙着等饭吃呢,长山军的伙食在西域诸国的都是出了名的美味,哪怕是大锅饭也比部落的美味好吃的多。

    哥尔哈和哈萨是好兄弟,自然知道他这小伙伴的傻病,“哈萨,你昨天杀的痛不痛快,当日辉随着宣誓落到我身上时,我感觉身上的血液发烫,直直往我脑袋上涌,浑身上下充满了力气,手中的刀锋发出寒冷刺骨的利芒,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我可以这么强大。好想再战一场,以‘长山军’军士的身份。”

    长山军,曾经西羌军士头上的乌云,他们只要一听到长山军马蹄踏地的声音,哪怕对方只有区区几人,一个几千人的部落也不敢有半分反抗。

    东羌那群傻大胆,居然以为自己可以正面和长山军打个平手,简直是被猪油蒙了心,长山军是那么好杀的吗?

    说出“你杀我一人,我夷你满族”宣告的乔晋将军,是何等的威风,何等的霸气,他的话如西域的风,传遍整个西域。

    顺者昌逆者亡,无人敢提出半句不是。

    在西域诸国眼中,昆吾国便是高山,是太阳,是他们永不敢反抗的天命。

    西羌敢对着乌尔哈蛮人挥刀,敢和乌孙等族搬腕子,但绝不敢动昆吾一分一毫。

    哥尔哈想到长山军的大刀,一时抖了抖,“完全不敢想象,现在东羌人的心里阴影得有多大,也是他们倒霉,怎么就被长山军这群凶人给盯上了?听说当初长山军可是和吴国禁卫军交锋战而胜之的最精锐军队。不过后来那位奉天神将军突然身陨,长山军才撤到西域的。”

    奉天神将军的威名,随着长山军在西域诸国的刀锋,传遍诸国。

    连西羌一个小小的兵卒,都知道这位的大名,由此可知,长山军当年到西域时可谓是大开杀戒了!

    旁边古木达凑过来,连连附和,“是啊是啊,奉天神将军真是太厉害了,那吴国居然连这样的人物都能拿下,一定更厉害!”奉天神将军这样的人物都没有坐上皇位,那现在吴国的主人得是多厉害的存在啊!

    哥尔哈摇头,“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奉天神将军已经是我们能知道的最厉害的存在了!我倒是听我族中一位兄弟说,益州军有一部骑兵,便是由长山军骑兵组成的,这些年东羌在益州吃的脑满肠肥,亏的族中长老们还想着要不要南下分杯羹,还好大单于眼光长远,才保住了我们没有将自己的性命送到益州那群杀神的屠刀下。”

    哥尔哈是西羌出了名的包打听,他嘴里的消息一向又准确又灵通。

    古木达猛地点头,眼中泛着对大单于智慧的崇拜,“大单于真实太厉害了,他老人家一定是知道益州有长山军这只猛虎,东羌真愚蠢,居然敢撩老虎的胡须!不过,刚才的战斗真带感啊!”让人热血沸腾,感觉不枉活了一世。

    哥尔哈双目放光,好像他已经加入了那个光芒万丈的群体,“如果能成为长山军正卒就好了,到时候就能呼喊‘大日临空,奉天镇地,长山不陨,人心不死!’,多威风,多霸气啊!”

    哥尔哈以为哈萨还会无所谓的听着,毕竟他现在心情激动,只需要一个人听他讲一讲。

    没想到哈萨居然慢吞吞点头了,只关心吃饭问题的哈萨第一次对吃饭以外的问题发表见解。“‘大日临空,奉天镇地,长山不陨,人心不死!’,很威风,很霸气。”

    哈萨的宣誓不像哥尔哈,哪怕下意识的提高了声音,也只在周围五米听清。而哈萨雄厚的声音,随着一字一顿清晰在后营响起。

    原本后营嘈杂的声音瞬间消失,短暂沉默片刻后,一声比一声响亮的宣誓回荡。

    刚开始有一大半跟不上节奏,到后面一声声步调一致的“大日临空,奉天镇地,长山不陨,人心不死!”响彻军营。

    从后营到中营,最后传到前营,‘长山军’的宣誓震飞了前来觅食的秃鹫和乌鸦,也让五里外扎营的长山军面面相觑。

    刘二气愤的起身,“这是我们长山军的宣誓,和那群胡人有什么关系,我去收拾他们!”

    什么东羌西羌,在长山军眼里都不是自己人,非吴即胡!

    当初长山军三百盾兵带着十二万西羌兵士冲锋时,只有他们有资格呼喊宣誓,而只有被承认的长山军正卒,才能降下日辉。

    一张大掌突然出现在刘二的肩膀上,把他直直压回原位,刘二脑子发蒙,作为老长山军正卒,他怎么可能被人近身还一无所觉,可肩膀上的大手如铁爪一般坚硬,让刘二毫无反抗的机会,这些放哨的人在干啥,他就知道西羌十万大军对他们三百是个威胁,尤其是他们还觊觎长山军的身份,难道是那些胡人突然醒悟了,打算杀了他们,冒充长山军?

    拼了,没有被自己国家的人打死,今日却要死在胡人手里,同归于尽不赔本,多杀一个便是赚了。

    刘二牙一咬,一个鹞子翻身,便要和身后之人拼命,“张二郎,我死了,你记得关照你嫂子和侄子,就当是你媳妇儿子!”

    被‘临终托孤’的张二郎木木的看着刘二身后的人发愣。

    刘二短矛刺出,没想到身后之人不闪不避,刘二心中升起巨大的惊喜,没想到短矛一接触对方,发出咚咚咚的声音,他锋利的短矛只划破了对方的皂衣。

    咦——,皂衣?

    一股巨大的力量突然从正面将刘二推翻在地,刘二臀部着地,“将军?将军!”

    张昭拉着自己被刘二划破的皂衣,直心疼,“我的乖乖,刘二傻你小子脑子进水了,居然用兵器?我新换的衣裳,这下又要补了!”

    张昭一把脱下皂衣,扔到刘二怀里,刘二下意识抱住,“将军?”

    “除了喊将军,你不会说别的了是吧,我看以后别叫你刘二傻,叫你八哥得了!给我把衣服补好!”张昭说完转身要走,突然回头,将松了口气的刘二吓的直接窜起,站直腰板,“将军请吩咐!”

    “吃完饭准备回昆吾,还有,西羌军营不用管了,我会从里面挑出三千补入正卒,这是他们战场拼死应得的。”

    “诺!”刘二一小队十人站的笔直。

    李四挑眉,“刘二哥,以后是不是该喊你八哥了?”

    其他几人一时哄笑,刘二被气了个扬翻,这些兄弟,不如没有。

    没想到笑话过的张二郎,挤眉弄眼的用肩膀靠了一下刘二,“刘二,我刚刚可以听的清楚,你媳妇……”

    张二郎还没有说完,便被刘二一个莽牛顶给掀翻在地,张二郎鲤鱼打挺,正要回击,刘二大声喊停,“好了啊,张二郎,我不和你一般见识。”

    说着便拍拍身上的灰尘,往火头营的方向而去,原来是派饭了。

    留在原地的张二郎几人互相挤眉弄眼,“张二郎,有胆!”

    张二郎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抱拳谦虚,“多亏几位兄弟捧场!”

    李凌望了望西羌的营地,听着震天的口号声,心中颇为满意,其一,借刀杀人,其二,为长山军拉拢足够优秀充足的后备军。一箭双雕完成。

    ……

    卫氏朝鲜,一日,朝阳初升,给水的从人们脚步匆匆穿行集市,打鱼的船家已经靠了岸,无数等待购买新鲜便宜海鲜的百姓一涌而来。

    “这是最新鲜的乌发鱼,要不要来两条?”

    “你这扇贝不完整,便宜一点吧?”

    “有章鱼吗?我家少主点名要的?”

    “不过是虾米,我要两斤你多送一点嘛?”

    活过来的集市上,衣着鲜丽的行首带着四五位姑娘穿行在胭脂水粉之间。

    “姑娘,看看吧,这是吴国最新的胭脂,真的吴国货哦!”

    “姑娘,瞧瞧我家的首饰,你看着宝石的颜色多正,这做工,这花纹,我家昨日刚进的新品,正好配姑娘。”

    少女们脸上绽放出花朵一般灿烂的表情,一位绿裙少女对着无数漂亮的首饰和胭脂恋恋不舍,她左瞧右盼,慢慢脱离了大部队,突然,一只手将她拉近,吓得小姑娘手脚无措,抬眼一眼,原来是行首,小姑娘拍拍胸脯,语带娇憨,“牡丹姐姐,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

    “你以为什么,绿萼,还不快跟上?”

    被行首瞪眼的绿萼乖乖认错,“知道了,牡丹姐姐。”

    刚刚装乖巧的绿萼很快便破了功,“牡丹姐姐,你快看,快看?”

    行首牡丹以为绿萼好歹能安静一会儿,没想到这么快就又犯了,她不耐烦的回头,“绿萼,如果你再耽误,我便将你交给院首,让院首大人处置你。”

    绿萼面露急色,指着天空,“不是的,牡丹姐姐,你快看天上,天上有人在飞,真的有人啊!”

    行首顺着绿萼的手指,看见了天空出现三个黑点,黑点慢慢变大,最终清晰可见。

    “真的是个人啊?”

    “他们,他们好像飞到景福宫去了?”

    景福宫上方,三人虚空而立。

    其中立在左侧的一个脸有横疤的男子大呼:“卫氏小儿,还不出来受死!”

    “受死——”男子的声音拉出长长的回声,保证传递到景福宫每一个角落。

    景福宫突然激射出无数道淡金色流光,如丝绸般柔软,如刀锋般犀利。

    三人中两人瞬间退开流光攻击的范围,倒是正中那位男子,一动不动,任由无数流光绑缚,一道道流光将男子绑得结结实实。

    宫门口短瞬间已经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国人,就在大家以为危险已经解除时,这男子手中星光具现,一只巨大的猛犸现于身后,男子一声大喝,身上的流光寸寸剧断,转眼被崩被碎片,流光反射太阳光芒,显得颇为凄凉。

    “不错,不错,你们还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不然,等我出手,你们怕是连展示的机会都没有了!”

    男子左右二人飞回男子身边,附和大笑。

    地下一位红衣官员大喝道:“你们身为卡师,如何能欺压我朝鲜,你们还不速速住手,负荆请罪,否则,我王必书信一封,让吴国陛下给我王一个公道!”

    “哈哈哈,”左侧男子笑的畅快,“大哥,这是我听过最大的笑话,国弱而亡乃是天理,我们不过是代天罚国,何罪之有?你们若是识相,就赶紧迎我大哥为王,也许我吴国陛下看在朝鲜新王是我吴国子民,会更加尽心庇佑你朝鲜!”

    右侧男子也大笑出声,“就是,我大哥天生就是要坐卫氏朝鲜王殿下的人,你们难道要违抗天命吗?”

    地上一阵骚动,右相急急追问,“腾格里啊,这是吴国钻石卡师,非人力可抵挡,直树博数和真英巫堂在哪里?快去请,还有,还有巴克西,王受伤了!”

    朝鲜信奉萨满教,腾格里是萨满教的主神,博数和巫堂分别是对男女萨满的称呼,巴克西便是朝鲜的治疗者。

    刚才无数淡金色光束,便是王的终极必杀技,没想到面对吴国钻石卡师,如此不堪一击。

    突然,一男一女迈着诡异的步伐,别别扭扭出现在景福宫的空地上

    “右相大人,直树博数和真英巫堂到了!”

    右相恭敬的将二人引到高台,直树博数和真英巫堂心无旁骛,直接跳起诡秘的舞蹈,口中庄重的用吴国语言通神。

    “一重天,花木繁茂!二重天,鱼鸟同行!三重天,龟龙相搏!四重天,女娲造人!五重天,水火相济!六重天,不周山崩!七重天,五彩补天!八重天,龙凤大劫!九重天,龙潜深渊!十重天,凤镇火山!十一重天,巫妖横行!十二重天,日月大婚!十三重天,十日降世!”

    每一次重天,两人手掌必然相击,击打产生明亮的火花,瞬间化作流光,射向天空中漂浮的三人。

    流光升空,演化出四字真言浓缩的故事,攻击一重高过一重。

    三人对流光不闪不避,每一次攻击连他们的衣服都伤不到半分。

    “大哥,你说这两人跳的什么玩意?这点攻击连给我们挠痒痒都做不到,干脆直接认输算了,何必垂死挣扎?”

    直到一直跳到九重天,一道流光被猛犸男子击偏,“小心,这流光里的力量越来越强大,难道……不能让他们继续跳下去,快出手!”

    男子重新现出猛犸巨像,身侧两位也分别现出白象和黑熊巨像。

    三人同时跺脚,一时地动山摇。

    大地裂开一道道伤口,毫无准备的官员们东倒西歪,有不慎掉入裂缝者,有被飞溅的巨石砸中者,有倒地不起者,一时哀鸿遍野。

    马韩皇宫。

    一道黑影悄然掠过,无声息穿过一道道宫门,慢慢划过马韩国主寝宫,黑影慢慢爬过台阶,从门缝下面的缝隙挤入。

    黑影穿过地板,一步步靠近床榻,在床榻前突然膨胀,鼓成一个黑衣男子,男子嘴中射出一只短匕首,将床榻上之人毙于梦中。

    鲜血流了一地,男子悠闲的离开寝宫,往大殿方向而去。

    第二天,宫人发现国主被刺身亡,而大殿王座上,坐着马韩新的主君。

    同样的事情,在秦韩和弁韩上演。

    匈奴,金顶王帐。

    匈奴王看着在匈奴大军被三道飓风杀的东倒西歪,心中的怒火无论如何也忍不住。

    他大喝一声,直直往其中一道飓风所在杀了过去,

    匈奴大祭司手持魔镜,劝阻道:“大王,千万别冲动,对方是专门为了引出你,好执行斩首行动!”

    可惜,已经太迟了。

    三道飓风因其中一道被阻,其他两道飓风瞬间摆脱敌人,向着受阻飓风的方向刮了过去。

    无数匈奴勇士组成的血肉之墙毫无用处,一时血染草原。

    风行鸟,大鹏和信天翁三股飓风合在一处,掀起更猛烈的风暴。

    匈奴王以一敌三,明明身边都是悍不畏死的草原勇士,匈奴王却觉得自己身处孤岛,只能被动接受天地之威。

    匈奴王心中充满了不解,明明吴国的情报说,飞禽卡牌是废卡牌,怎么会突然冒出三个飞禽牌的钻石卡师?

    可一切已经来不及了,此刻的飓风远远超过刚才,果然是中计了!

    匈奴大祭司见匈奴王的处境越来越艰难,终于忍不住将手中魔镜高举。

    “长生天啊,请您降下神罚,让敢于冒犯您神威的渎神者受到应有的惩罚,请您庇佑您的子民,我们伟大的匈奴阿尔王,拥有超出人极限的力量,驱逐不速之客!镜魔之神罚临世!”

    魔镜中发出一道亮光,直冲天际,突然光芒反折,沿原路返回,照到魔镜镜面的光,被折射向飓风最猛烈的地方。

    一道足以亮瞎人眼的白光越积越多,直到一声巨响,白光中央飞出四道人影。

    皆是重伤。

    风行鸟,大鹏和信天翁的主人,捂着胸口,倒在地上,三人互相对视,立刻达成共识,乘风而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