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六书网 > 都市小说 > 豪门逆袭:暖心总裁不好撩 > 第三百三十八章 闪亮登场

第三百三十八章 闪亮登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媒体记者秦和会为宛晨曦说话,站在宛晨曦的角度对副院长提出种种质疑,也是受到上官秋寒的指示,才会站出来做一个正义的使者。

    要知道,媒体记者们之所以会到东海大学毕业典礼这样的小场合来,也是有原因的,不然他们怎么会来参加这样的活动呢,压根就看不上这种小场面。

    并且,这次到东海大学来报道,他们每个记者或多或少都被一伙人塞了一些“报导费”,要求只有一个,那就是尽量将事态扩大,将宛晨曦的事扩大化地报导出去,最好是能够上热搜。

    所以,虽然副院长宣布的处罚结果漏洞百出,那么多记者却没有一个站出来提出疑问,全都是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呀。

    只要老实地坐着,将这个不算新闻的新闻报导出去,就能有不菲的“报导费”,何乐而不为呢?

    虽然每次出去报道或者采访多少也有点幸苦费,那都是行业默认的,不是贿/赂,而是希望记者能够将形象写得好一些,能够取得更好的影响力。

    媒体记者们也没有放在心上,当做是活动主办方的一点心意罢了,只是心意比较重而已。

    但多少能看出点什么,他们都知道,活动的主办方是东海大学,那么就要尽量从正面报导这件事,而副院长在他们看来,无疑就是代表着东海大学,至少不能再这个时候对副院长发难,所以,他们都选择了保持沉默,就算是采访,也要在事后提出一些不太过分的问题。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大事,顶多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噱头,并不能引起东海市人民的关注,这已经算是八卦新闻了,很多人还是不屑太过重笔描墨的报导这件事的。

    在秦和提出一连串的问题之后,副院长懵了,心中不断地暗暗叫苦不迭,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更是将秦和这个不识抬举的记者暗暗记在了心中,打算在毕业典礼结束后,去找自己的靠山,给这个记者好看。

    不过这时候,副院长总不能一直站在讲台上不说话,要是继续这样下去的话,难免其他人也会跟着秦和起哄,特别是副院长在看到校领导阴沉的脸色之后,心中咯噔一声,大感不妙。

    他这次私自找的校务处主任签署了这份处理决定,已经引来了校长对他的极度不满,现在没有当众站出来斥责他是为了顾及学校的颜面,没有斥责他不代表校长不生气,看他的脸色就知道了。

    况且现在还被一个不识抬举的记者当众质疑,甚至因为他的考虑不周,很可能已经侵犯了宛晨曦的隐私权,就算事后能够完成主子的交待,他的日子也不会好过,现在他最想的就是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找到主子后,请求主子能够帮他摆平这件事。

    至少在他看来,自己的主子是个手眼通天的人,平时看不出来,实际上势力极为庞大。

    副院长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连忙解释道:“这位记者朋友,其实这件事也是我的疏忽,考虑不周,不过我已经让人通知了宛晨曦来参加毕业典礼,只是到现在他都没有来,看来她是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无颜再来参加毕业典礼,如果她有悔过之心的话,也就不会计较这些小细节,相信她是不会责怪我公布这些证据的,做错了事就要勇于承担,知错就改,才是我们的学校的本意,不知道记者朋友还有什么疑问吗?”

    太无耻了!

    什么叫有悔过之心就不会计较这些小细节啊,你都要断人家的前程了,还想让人家不计较,怎么可能呢?

    在场的学生们和学生家长无不对副院长的无耻深感佩服,能在几千人面前面不改色地义正言辞说出这些话,真不愧是副院长,难怪能坐上这个位置,是有原因的。

    无疑,副院长的这番话又一次将宛晨曦推到乐风口浪尖之上。

    如果宛晨曦追究他侵犯自己的隐私权的话,那就说明宛晨曦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那么他的这个处理决定就是站在了理这一边,对于这样做错了事还不知悔改的学生,必须给予严肃地处理才能让她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但要是宛晨曦不追究,岂不是就承认了副院长所说的宛晨曦毕业论文抄袭这件事就是真的了,刚才刘君雅和秦和提出来的质疑就是无稽之谈,是在为宛晨曦狡辩,偏袒宛晨曦。

    一石二鸟,副院长的一番话竟然轻而易举地就解决了秦和提出来的一系列质疑,甚至都没有进行具体的解释,不仅将宛晨曦推到了反派的位置,还把他身上的责任推的一干二净,更是将他的“正义的伟岸形象”表现的淋漓尽致。

    秦和没想到副院长竟然这么无耻,简单的拿出所谓的知错悔改就轻而易举地化解了自己的疑问,甚至一点都没有解释自己的问题,而这个时候,他也没办法继续提出疑问下去。

    如果他再执意质疑下去的话,一定会被别人诟病说他是在针对副院长,违背了他做记者的操守。

    这让秦和有些为难,一方面他已经答应了上官秋寒,会将这件事的蹊跷之处在当众公布出来,希望能够将事情搞清楚,毕竟他也不知道副院长说的是真是假,他只是相信上官秋寒的话,上官秋寒说宛晨曦不可能会做这件事,秦和才会那么有信心的站出来为宛晨曦说话。

    另一方面呢,秦和首先是一名记者,在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他也不能太过绝对的偏听偏信,就算上官秋寒是他的好朋友,他也不能只听信上官秋寒所说的,一切还是要以证据说话。

    虽然秦和所说出了很多疑惑的地方,这些也是大多数心细的人都能察觉到这件事的不寻常之处,但有再多的不寻常,人家副院长终归有实质性的证据,一切都不是空口无凭。

    所以,再多的不同寻常,他们也只能当成是自己的怀疑,心中可以有些疑惑,却不得不相信副院长的话,毕竟人家证据在手,容不得不相信。

    就算是副院长的行为有些不妥,终究还是要回归到宛晨曦的这件事上来,也就情有可原,别人也找不出太多的诟病。

    “谢谢副院长的回答,我没问题了,你继续。”秦和微微笑道,拱了拱手,悻悻地坐回了座位上,眼神中的不甘心却在不经意间划过眼际。

    副院长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终于将这个危局给安全渡过去了,刚才一瞬间差点没把他给惊呆,幸好他急中生智,及时用自己的“为人师表大无畏”解决了。

    难怪记者被称为无冕之王,真不愧这个称号啊,光是随便几句话,就差点破坏了他的计划,幸好一切都是有惊无险,现在总算没有人可以对他质疑了。

    与在院长办公室的时候不一样,这是在那么多人的面前,在场的不止有学生,学生家长,学校领导,还有很多媒体朋友,而他们的主要作用就是将他所说的消息传扬出去,让宛晨曦彻底放不了身,这也是隐藏在他身后的主子交待的。

    或许经过这次事件之后,副院长会遭到校长的记恨,但平时副院长也接触不到校长这样级别的领导,况且他也不担心校长会找他的麻烦,他是为学校着想,“大公无私”。

    如果他的“大公无私”还会遭到校长的针对,那也说不过去了,身后的主子也会出面为他做主,以主子的能力,要将校长拉下来,还是比较容易的,听说又不少校董还是主子的朋友,校长不找自己的麻烦也就罢了,要是敢为难他,那就等着下台吧。

    “本来呢,宣布这个决定,当事人是应该到现场来的,可是宛晨曦却没有到场,估计也是羞愧难当,不敢来参加毕业典礼,那我也只能将这份处理结果事后在通知她了,接下来,我们...”

    “谁说我不敢来?”

    副院长的话还没说完,就直接被一声突如其来的清脆声音打断,众人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只见一个甜美的女孩从一个角落的座位上缓缓地站了起来,正在大家疑惑这人到底是要干什么的时候,很快就有认识宛晨曦的人惊叫起来:“她就是宛晨曦!”

    宛晨曦迈着坚定的步伐,缓缓地从角落向体育馆中央的中心讲台上走去,目光紧紧地注视着副院长那张憎恶而又凝滞着伪善的笑脸,脸上充满了鄙夷。

    与宛晨曦一样的是,此时副院长同样紧紧盯着她,不过脸上的伪善笑容早已僵化,一股不易察觉的阴翳浮上副院长的老脸之上,说不出的复杂心情在滋生。

    “原来宛晨曦同学已经到来,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参加毕业典礼了呢!”副院长还是没有对宛晨曦立即发出声讨,而是不怀好意的小小嘲讽道。

    “副院长不希望我来吗?也对,我不来的话,那副院长说什么就是什么了,也没有人会说什么了,呵呵,不是吗?”宛晨曦边走边说道,一上台就表现出对副院长的嗤之以鼻。

    体育馆内几千人的目光在宛晨曦走上讲台后,瞬间聚集在她的身上,就连一些校领导都微微皱起眉头,脸上浮现复杂的神色。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