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六书网 > 玄幻小说 > 烬神纪 > 第三百七十八章 聪慧刁钻的宋莺

第三百七十八章 聪慧刁钻的宋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呵呵,好好,你先下去吧,这擂台还须让出来,接下来比武仍须进行下去呢。手机端 m..la”那秦策听了凤漪的话,也有些忍唆不禁,差一点笑出声来,还好他反应还算快,强自忍住,挥了挥手,让凤漪离去。

    凤漪呵呵一笑,向那秦策行了一礼,便蹁然跃下擂台,退回自己等人所在席位。

    而那魏宣,早已在随行人员的掺扶下,回到了自己的坐位上。不过看着前后四周投来的目光,这魏宣不由羞的差一点将头埋到裤裆之中,若不是还有心争一争那秦家快婿之位,此时怕是早已掩面离场了。

    “妹妹,这一次可是看走眼了吧,看那凤漪的样子,怕是那独孤箎和那叫灵儿的小姑娘,肯定也是不弱呢。”这时,另一桌上的宋离,正笑着拍了拍妹妹的肩膀。能见到自己这个眼高于顶的妹妹吃瘪一次,宋离竟然心中感到一丝促狭的快意。

    “你,你还是不是我哥哥,看到自家妹妹吃瘪,不说安慰安慰人家,还冷嘲热讽的,好没道理。”听了哥哥的话,宋莺不由大气,抬起脚来,狠狠地在宋离的脚背上踩了一记。

    齐闯那边,那齐纨更是夸张,一把抱住刚坐下来的凤漪手臂,又是羡慕,又是崇拜地道:“想不到漪妹妹这般厉害,三招两式,便将那魏宣打下了擂台,嘻嘻,看那家伙以后还敢不敢嚣张。”

    “齐姐姐也不要把凤漪看的太高了,若真是生死搏杀,凤漪要想赢那魏宣,怕是很难呢。”凤漪笑道,不过所说的却是实话。

    “呵呵,说是这么说,可是凤漪妹子三四招之下,便能将那魏宣击落下台,实在让人大开眼界,哦,对了,凤漪妹子用的,也是独孤兄弟的战技之术吧,真想不到,那战技到了你的手中,竟然有着如此大的威力,我估计了一下,若是换作我的话,要把那魏宣击落下台,怕是要到二三十招之后,才有可能。”齐闯笑着插话道。

    “呵呵,看来哥哥犹不知足,二三十招,能够打败魏宣,那已经很了不起了呢。”齐纨看了哥哥一眼。

    人的悟性有高有低,那战技之术,独孤箎教给了他们,至于能够发挥出多大的威力,便全看其个人的悟性如何了,对战经验丰富,虽然也会使之有一定幅度的增长,可是却不是主要的了。

    几人正说话的当口,第二场比赛又开始了,二号对四号,这一次上场的两人,明显修为要差那魏宣一截,相互之间,水平到是相当,所以这一场比赛,拳来脚往,一会儿满天黑雨,一会儿又是黑雪纷飞,场面到是比之上一场好看热闹,整整斗了五六十招之后,那冰冥系死灵,终以微弱的优势,将对方击败,取得了这一场的胜利。

    接下来,连续三场,双方参赛选手都为八阶修为,每一场打斗,到是比之第一场,都显得更加的声势浩大,而且时间很长,不过看在行家眼中,却是没有任何出彩的地方。

    第六场,轮到那楚寄客出场,对手也是一名八阶修士,被楚寄客三拳两脚打下台去,楚寄客极是轻松地取得了这一场的胜利。

    第九场,齐闯出场,这一场,他甚至连武器也没有用,仅凭双手,五招之后,将对手逼下擂台,赢下了这一场。

    那秦策分发晶球之时,似是有意做了手脚,这第一轮下来,那些个实力最强的几人,没有一对相互碰面的,直到第一轮结束,独孤箎在齐纨的介绍之下,终于认全了所谓的铜僵七子,也就是铜僵一族中,最厉害的七个年轻俊杰。

    之前,排第一的楚寄客,排第二的赵家的赵寅君,排第三的徐家的徐青,排第四的宋家的宋离,那秦家的秦况排第五,却是因为这一次要择婿的是他的堂姐,所以未曾参加比赛。排第六的是那魏宣,第七的自然是齐家的齐闯。

    这第一轮,四十九人比赛完毕,天已将黑,那秦策便宣布,今日休赛,第二轮比赛,明日辰时开始。

    于是大家起身,恭送坐在主位之人离开之后,便三三两两地,相约一同离开。

    独孤箎与齐闯等人正要离开,却不想那宋氏兄妹和那楚寄客,不绝约而同的走了过来,哈哈笑着,要与众人同行。

    一大帮人出了那赛场大门,宋离笑着约众人去其兄妹居住之处聚聚,齐闯询问了独孤箎的意见之后,便欣然答应下来,那楚寄客自然也跟着一同前往。

    到了那宋氏兄妹居住之处,进了客厅,大家坐下,却见那宋莺一副气鼓鼓的样子,两眼定定地看着独孤箎,看的独孤箎极是莫明其妙。

    “咦,宋姐姐,独孤兄弟可没得罪你吧,你怎么这样一副神情看着人家。”不一会,大家都看出来,那宋莺对独孤箎的神色极不对头,齐纨不由诧异地问宋江莺道。

    “哼,怎么没有得罪我?他既然有胜那魏宣的本事,那日见我,便不应不战而退。”宋莺气哼哼地道。

    独孤箎一听这话,头就有些大了,心想这女子还真是不讲理呢,那日她无故刁难,自己大度退让,反到是自己的不对了?

    齐闯他们,却是了解此女的性格脾性,此时到是不以为意。那楚寄客不由笑道:“呵呵,箎兄弟男儿胸怀,自然不会在意宋家妹子的言语,谦退容让,却是没有什么不妥吧。”他到是在七子之中,唯一一个不怕此女之人,所以,便是直言直说。

    “哼,你的意思,是我小肚鸡肠了?”宋莺一句话,让那楚寄客却是无法答言,只好苦笑摇头,他虽然不怕此女,却也实在不想与其作口舌之争。

    “好,就算小弟的不是了,小弟在这里向宋小姐陪礼,还望小姐大人大量,不要与在下一般见识。”独孤箎实在是头大,只好出声告饶,以息事宁人,心下里实在后悔,到这里走这一遭。

    碍着齐闯和那宋离的面子,再加之,对方是个女孩,独孤篪实在不好与其计较。对于这一幕,灵儿和凤漪却是笑盈盈地站在一旁,分明一副作壁上观的样子,一点帮腔的意思也没有。

    之前那魏宣一句话辱及独孤篪,便能惹的凤漪大怒,将其轰下擂台,而此时,宋莺一再对独孤箎咄咄相逼,这两人到是看好戏一般。莫不是越是漂亮的女孩,越是容易获得别人的原谅和宽容。

    “好,你既然认错,我也不为已甚,前事就再不作追究,原谅你就是了。”那宋莺说着话,不由嘻嘻一笑,一时便如春风解冰,万谷花开一般,看得独孤箎不由一愣。随即略加思,便知其意。

    原来这丫头,却是想要与自己等人和解,却实在开不了口道谦,便采取这样一种以进为退的方法,迫他开口求饶,而她自己,却是故做大方地予以原谅。想通了这点,独孤箎不觉又好气又好笑,想自己,怎么遇到的女孩了,一个个的精灵古怪,太难对付了。

    那旁边的宋离,看似也拿他这个妹妹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好给了独孤篪一个实在报谦的眼神,对于自己这个不讲理的妹妹,他这个做兄长的实在是无奈至极。

    不过说实话,这宋莺不讲理,却是不讲理的可爱,倒是让人生不出恶感来。

    看到那宋离报谦的眼神,独孤箎只好苦笑以对,表示理解。

    大家之前的嫌隙,经这宋莺这一番胡搅蛮缠,到是一下了没了,在加上那齐纨的左右逢源,那几个女孩,不一会便亲密的,如同几年未见的亲姐妹一般。

    “现在,我对独孤箎兄弟的战力,是一点疑问也没有了,那之前约定的比试,也可以不作数了。”楚寄客看了在一边,和众女喁喁玩笑着的凤漪一眼笑道。

    “哈哈,我也想不到,竟然连独孤兄弟的这妹妹,也有如此厉害的战力,想来你的那另一个妹妹,怕也不差什么,至于独孤兄弟,我还真想看看,你的技艺是如何惊人呢。”那宋离也是呵呵笑道。

    “两位说笑了,比起两位来,兄弟这点微末道行,实在不值一提。”独孤箎忙摆手道。

    “独孤兄弟实在过谦了。哦对了,之前看齐闯兄比赛,到是让人惊讶,不想短短数年不见,齐闯兄的修为,竟然精进如斯,真是让人羡慕。”楚寄客又转头看着齐闯笑道。只是这说话之间,那眼神,到是有意无意地漂向独孤箎。

    之前齐闯的比赛,虽然时间很短,便其战技之术的发挥,明显有着与那凤漪相似的影子,象楚寄客和宋离这样的高手,自然是看得出来的,只是不好直接询问罢了。

    “呵呵,两位见笑,这几年,齐闯虽有些进境,可比起两位来说,实在有些汗颜。”虽然明知对方有所觉察,可是未曾经过独孤箎同意,齐闯也不好将那战技之术的事情,向二人说明,便只好以言辞应付。

    烬神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