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六书网 > 科幻小说 > 见习死神系统 > 第两百零四章 谁怕谁

第两百零四章 谁怕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阿格里反手抓住木偶迅速将其压在身下。m.

    “嘶”

    重九斤倒吸一口凉气伸出手捂住小熊猫的眼睛,下一步很可能就要少儿不宜了。

    太妃翻了个白眼双爪用力想要挣脱重九斤的桎梏,“嘿,我不是幼崽,你才是。”

    死导觉得太妃说的对。

    “建议重同学也闭上眼不要观看”死导语重心长的提醒道“阿格里植入胚胎的过程很不利于青少年身心健康。”

    死导这么一提醒,五讲四美三好学生重九斤下意识闭上眼后又悄咪咪睁开一条缝,真的有些好奇。

    哗啦哗啦的声响伴随着阿格里的喘气声传到她耳边。

    阿格里的身体不断颤抖扭曲,已经看不出丝毫类似人类的形状,鼓起一个又一个气球一样的鼓包,那一个个鼓包里的东西不断蠕动,仿佛随时可能冲出来,身形膨胀了一倍不止。

    粘稠的液体顺着鼓包端口向外分泌,看上去异常恶心。

    重九斤眯起双眼紧盯着前方,莫名有些紧张,双手紧抓着太妃不放。

    “......”嘴巴微张的重九斤咽了咽口水愣是将即将脱口而出的惊呼吞了回去。

    阿格里鼓胀的腹腔上一个个鼓包宛若开花一样的打开,十几条触须一样的东西探出,肉色的触须前端有吸盘,啪嗒啪嗒紧贴住被压倒在地的安娜贝尔。

    木偶竟然没有在第一时间反抗挣扎。

    不断蠕动的肉球顺着吸盘滚动到木偶身上,紧紧黏附住。

    半透明的肉质触须内有一个个肉球一样的东西在滚动,这些拳头大小血淋淋的东西一旦吸附在身体上就会自动进入孵化阶段。

    很快安娜贝尔周身都贴满了湿漉漉的肉球。

    这些东西若是碰上人类便会通过皮肤渗透进去,表面上不会看出任何异常。

    原本就长相狰狞的木偶此时看上去恐怖指数更高了几分,像是一只长了一身脓包的破木偶,白色的裙子上肉球滴滴答答的流淌着颜色浑浊的液体,整个身体湿漉漉的。

    空气中满是血腥臭味。

    安娜贝尔被阿格里这一顿猛如虎的骚操作给打了个措手不及。

    铜像在一旁张大嘴吓得一动不敢动,安静的仿佛从没有成精似的,就怕引起这两个怪物之一的注意。

    木偶能成为培育体孵化胚胎吗?

    不能。

    哪怕成精了它也还是木偶,这都不是跨种族有基因隔离的问题了。

    在胚胎种子输出之后恢复理智的阿格里也意识到了这一点,那些肉球没有一个成功进入体内,而离开了阿格里本体却又找不到培育体,这些胚胎种子将会迅速死亡。

    阿格里看着安娜贝尔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骗孕的渣男,怒火中烧。

    它辛辛苦苦积累了好久的胚胎就这么被浪费了,满腔愤怒的阿格里一手拽住木偶的脑袋,一手抓住它的身体。

    咔嚓,清脆的响声后安娜贝尔的脑袋和身体被愤怒的阿格里一分为二扔到地上。

    阿格里翻脸速度太快,重九斤只顾上吃惊了完全跟不上这怪物的节奏,前一秒还忙活着繁殖,后一秒就分尸,螳螂都没有这效率。

    安娜贝尔的头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即使头身分离笑声却没停,咯咯咯的笑声随着翻滚的人头传出很远很远。

    滚动人头飘了起来,就在阿格里愤怒的注视之下返回身体上咔哒一下又装好了。

    阿格里再一次将木偶扯断,抓着她的身体来回摔打啪啪作响,四肢断裂。

    重九斤看了眼街面上的木头碎,安娜贝尔被肢解的四分五裂散落一地,心里倒数三二一。

    果不其然倒数刚结束,那一地散落的木偶又再一次重新组合到一起,飘在半空咯咯笑个不停。

    就算这只阿格里一开始不怕,现在也有点怕了。

    不愧是成精的恐怖片主角,分尸断头都不怕。

    “空有大块头。”太妃甩着毛茸茸的尾巴摇摇脑袋,“连个玩具娃娃都搞不定。”

    “外星怪物不行,还是我们地球本土特产厉害。”太妃言语中很有点引以为傲的小瑟。

    重九斤点点头“嗯,是挺厉害的。”

    重九斤原以为阿格里占据绝对优势,可没想到竟然押错了,这是被彻底碾压了。

    第三次复原之后,浑身贴着肉球的安娜贝尔主动贴上阿格里,一脸诡异笑容的木偶这次举起手里的匕首。

    重九斤看着高举的匕首,脑中灵光一闪,“阿格里若是被木偶解决了会影响我的任务完成度吗?”

    她还记得上次在北寨全程划水结果任务完成相当于白做的事。

    “任务完成度评定可能会受影响,不同任务有不同的评定要求。”

    说白了就是死导也不清楚系统会怎么判定。

    既然这样的话,当然还是她亲自动手最保鲜,重九斤可不希望凭白浪费了资源。

    匕首扎入阿格里体内猛地一划这次带出了花花绿绿的液体,“啊”

    阿格里发出痛苦的惨叫。

    “安娜贝尔的能量来源是恐惧,不仅仅是攻击目标的,也包括围观群众的。

    观众或是目标越害怕她能吸收的能量就越多。”

    第一次攻击的时候不成功是因为阿格里不怕安娜贝尔,它一外太空怪物怎么可能害怕地球恐怖电影里的道具娃娃。

    可铜像怕啊,或许还有这附近楼房里隐藏起来的其他妖精,它们都非常害怕,恐惧越多木偶的能量就越强。

    安娜贝尔诡异的笑声就是为了扩大恐惧影响范围,恐惧越深越多它的能力就越强大。

    当积累的恐惧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它的攻击力就能暴涨,哪怕阿格里本身不怕也没用了。

    更何况在安娜贝尔一次次复原之后,只怕是阿格里心里也有点犯怵。

    想明白这一点,重九斤就放心了。

    “如果是你对上木偶怎么办?”能无限复活无法杀死的敌人太难缠了,小熊猫苦着一张脸有一点点担忧饲主安危。

    “最后是谁怕谁还不一定呢。”

    担忧是多余的,太妃安心趴下了。

    阿格里被这么一匕首刺破腹腔正是神智不清身体虚弱的时候,愤怒疑惑恐惧混杂,生命力正在流失,不久前才排出胚胎种子的身体本就虚弱此时更是雪上加霜。

    正所谓趁你病要你命,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当后背被一只纤细白皙手臂缠上的时候,阿格里在极度虚弱状态下的第一反应是植入胚胎的最后机会出现了,然而这个念头只是刚刚冒头便无法再继续。

    腹腔仍然保持着开花的状态,面部表情定格,想要扭头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却怎么也无法做到。

    身体仿佛被掏空,阿格里有心想要反抗却一点办法也没有,意识逐渐涣散只觉得身体越来越轻脑内一片模糊。

    重九斤收回右手,阿格里的身体失去控制朝木偶倒下去,飘着的安娜贝尔猝不及防被阿格里庞大的身躯压了个正着再一次被压倒。

    一旁的铜像已经吓尿了仍然一动不敢动,怎么一个比一个更可怕?

    木偶被阿格里的尸体压住歪着脑袋冲重九斤咯咯笑。

    重九斤面对木偶忽然犯了难,任务只说了要抓住逃出的恐怖电影道具,可也没说抓住之后要怎么处置,是扭送回展览馆还是就地正法?

    在重九斤出手前木偶先下手了。

    “小心”

    匕首脱离木偶悬空在重九斤后背。

    阿格里的尸体被推开,木偶重新飘起来也没有急着将身体上的肉球扔掉,亮晶晶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重九斤,露出泛黄的牙齿笑容灿烂。

    重九斤能感觉到安娜贝尔很兴奋。

    她的鼻尖动了动,即使靠的这么近她也没有丁点嗅到死灵的气息,木偶并没有被恶灵附身。

    匕首尖紧贴着重九斤脖颈,冰凉锋利的金属轻轻压在大动脉上,只需要快速划拉一下,一条鲜活的生命将会在几秒时间里迅速消逝。

    白色纱裙从背后抱住重九斤以防她闪避,匕首贴着大动脉一点点向上滑到脸颊上,苍白的皮肤划出一条血痕,鲜红的血迹顺着脸颊向下流淌。

    命脉被人拿捏在手中,完全不受自己控制无疑是最可怖的一件事。

    重九斤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嘴角微微勾起,仿佛被划破脸颊的不是她被白色纱裙缠绕脖颈的也不是她。

    木偶脸上的笑容有一瞬停顿,匕首更用力了一些,这次顺着脸颊向下滑动。

    这种制造濒临死亡气氛吓人的手法对其他人管不管用重九斤不知道,对她反正是没什么用。

    安娜贝尔没有从重九斤身上吸收到一丁点恐惧,黑漆漆的眼睛里多了一丝怒气。

    “你是不是在想就算我不怕你,只要其他观众害怕就行了?”

    被言中的木偶脸上的微笑有一瞬的怔愣。

    重九斤的意识力力场将她和木偶包裹其中,完全隔绝了其他意识力进入的可能性。

    就算这会儿那尊铜像被吓死了,在重九斤的意识力力场内安娜贝尔也休想吸收到丁点恐惧。

    这相当于是给老虎拔了牙,手枪卸了子弹,匕首没开锋,威力全无。

    重九斤伸出手笑了笑“现在该我了。”

    死神指骨戳入木偶身体,“安心去吧。”

    飘在空中的木偶愣了一下随即倒地不起。

    重九斤看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木偶眉头微皱,抬手擦了擦脸颊上的血迹。

    铜像看着一步一步朝自己走过来的重九斤更是一动不敢动竭尽全力扮演一尊路边铜像,它的心声呼之欲出‘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重九斤自己是不知道她现在看上去有多可怕。

    面色苍白带着血痕,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生气,再加上‘我超凶’火力全开,可要比恐怖电影道具恐怖多了。

    重九斤微微勾起嘴角,诚恳解释道“我不是坏人。”

    砰!

    话音刚落,一声巨响后立定站好的铜像重重落地,吓晕过去了。

    重九斤有点懵,她摸了摸领口的徽章“...我有这么可怕?”怎么也没想到刚说了个开场白对方就直接吓晕了。

    这么一个大家伙,重九斤扛不动,可任务要求保护市民,这些成精的家伙也是市民的一份子,就算为了任务完成度也得保护他生命安全。

    “重同学你这种想法很危险。”

    “啊?”

    “万物皆有灵众生皆平等,妖精也是一种生命形式,应当一视同仁,怀着对生命的尊重与热爱,维护大宇宙生态平衡以及多样性是每一个见习死神试炼者应有的觉悟。”

    “......”重九斤忽然不想说话。

    重九斤蹲下身拍了好几下,可铜像一点反应也没有。

    “我知道你已经醒了。”

    重九斤蹲下身将木偶捡了起来,轻飘飘的木偶是空心的非常轻,提在手里一点重量也没有。

    没有了灵魂的木偶死气沉沉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面上仍然挂着诡异的微笑。

    握在手里甩了甩,“需要送回剧院展览厅?”

    木偶的攻击方式是纯精神力型的,依托于攻击目标的内心恐惧,重九斤脚步忽然顿住仿佛被贴了符,一动也动不了。

    糟糕,大意了。

    重九斤站在原地,只觉得身体意识渐渐脱离掌控,脑海中不断有记忆画面闪烁。

    断裂的机翼......冰冷的海水......火烧火燎的刺痛......断裂的汽车......燃烧的火光将她彻底吞噬。

    不.....醒过来......

    必须醒过来......

    一遍一遍艰涩的默念清心明目咒,醒...过来......涣散的意识力渐渐重新聚拢,身处的冰冷海洋炙热火光所有的一切从眼中消失。

    重九斤蓦的睁开眼,双眼血色弥漫。

    她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了,当意识脱离死亡循环梦魇状态后第一时间用意识力锁定木偶。

    安娜贝尔歪着头露出泛黄的牙齿,咯咯咯的笑个不停。

    “它的灵魂不是已经被成功接引了吗?”重九斤不明白,她明明听见灵能点数+1的信息通知了,怎么还能再次发动攻击?

    这木偶的觉醒天赋莫非是无限次复活?

    “太妃,放火。”

    这种邪门的东西还是处理干净一些比较保险,用冥火火化无疑是最合适的方式。

    燃烧的抱脸毛团子一跃而起越过木偶扑向落在地上没人管的匕首。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