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六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八零之军少小萌妻 > 第四百零二章 陈年旧案

第四百零二章 陈年旧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重生八零之军少小萌妻重回童年第四百零二章陈年旧案许佳人没有想过徐兰会拿出一份合同。

    “兰姐,我不要这个。”许佳人看了合同后,轻轻放在了桌上:“这店都是你自己拼来的,给我算怎么回事呢?”

    “佳人,还是那句话,没有你就没有我!”

    徐兰把合同郑重放在了许佳人手中,道:“如果你不收下,那这店我开着不安心。”

    “兰姐,这合同我要是收了,岂不是变成你给我打工了?”许佳人轻笑说道。

    合同上她占了一半的份额,收益徐兰更是给了她7成。

    看着徐兰是老板,可最后收钱的成了许佳人。

    “佳人,这些年要不是你一直鼓励我,我可能早就放弃活下去了。”

    徐兰摇摇头,长吁了一口气,道:“你叫我一声兰姐,我拿你当亲妹子。以后只要我做生意,那我的生意就有你的一份儿。你要是不收,我怕是又要去找齐大夫拿药看病了。”

    徐兰出事后,一度消沉的想要轻生,齐飞帮忙疏导了好长时间。

    那段时间,徐兰一直靠着抗抑郁的药生活。

    听到徐兰这么说,许佳人不再拒绝,收下了合同。

    从徐兰的小院中出来,许佳人有些感动有些唏嘘。

    当年她帮着徐兰买下这座小院子,后来徐兰病好后用了一年时间就把买院子的钱还清了,还买下了这座院子的产权。

    再后来几年,她靠着厨艺攒下钱,在实验中学旁边盘下了一家铺面。

    许佳人知道她要开店的时候是前几天,徐兰已经准备好一切只等开业了。

    有的人你帮她一把,她真的可以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可是有的人……你付出再多也换不来对方的一点感动。

    这大概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别。

    ……

    砰——

    x.夜二楼的办公室内一地狼藉。

    地上全是啤酒瓶的残渣,廖司凡砸的气喘吁吁,可还是觉得不解气。

    “把那个丫头带过来这么难?!”

    廖司凡来回踱步,怒吼道:“唐珏你们找不到!那丫头带不来!柴成伟或者姚兵总能带来一个吧?结果你们一个都抓不回来!?你们是猪么?啊?!”

    “老大,许佳人每天的行程都特别奇怪。而且她出门都有车接送,我们的人根本找不到下手的机会。”

    “行!那柴成伟呢?姚兵呢?总能带来一个吧?还有柴成伟的女人呢?不是在医院上班吗?去抓回来!”

    “凡哥,柴成伟带着他媳妇去了外地,可能是跑路了。姚兵也去了上陵,好像是和艾山去了服装发布会……”

    听着下属的汇报,廖司凡气的又砸了两瓶啤酒,喘气骂道:“很好!各个都抓不到!发布会?他又不是做衣服的去发布会干什么?!”

    “我听说许佳人手上的录像厅生意惨淡,自从上次跟您谈判之后,她也没有再开过录像厅……也许,是不想再碰咱们这一行了吧?”

    这话倒是让廖司凡消了消气。

    许佳人要是能退出,倒是一件好事。

    “骆亦然呢?他最近在干什么?”廖司凡又问道。

    “骆亦然因为唐珏失踪,关了好几个场子,听说去了水库那边的山庄钓鱼……”

    “呵,他倒是会找地方!”

    廖司凡冷笑一声,讥讽道:“当初他和许佳人从我手上抢走了北坤,现在我就要他们知道,这北坤的老大,可不是那么好当的!”

    顿了顿,廖司凡吩咐道:“去给北坤下面的人带个话,愿意跟着我的,无论地位高低,只要进来就给两百块钱!”

    下属一听连忙提醒道:“老大,一个人两百是不是太多了?”

    粗略算算北坤可是有上百人呢,要是过来几十个,那就是一笔不小的钱。

    “这一家店一晚上的营业额就是几万,你觉得咱们差这点钱?”

    廖司凡自信满满,道:“我要让清北市从此以后只有正兴和廖司凡!”

    ……

    “这熏鱼味道真不错啊。在清北市能吃到这么正宗的上陵菜,可真是不容易。”

    段克金就着米饭吃着好友拿来的菜赞不绝口。

    “阿金,这个案子当年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李生军对着手上的一袋卷宗无法舒展眉头。

    他离开徐兰那里,第一件事就去找段克金提了卷宗。

    好在清北市所有办过的卷宗现在统一保管在刑侦队的后勤大楼,他们调取出来倒是没费劲。

    “咱们一天那么忙,哪里能记得一件当事人销案的案件呢?再说,那一年你不是去陪沈老师去外地看病了么?可能那段时间你不在吧?”

    段克金看了看纸质已经变色的卷宗,好奇问道:“怎么突然拿出陈年旧案看起来了?你可别忘了,咱们最近的要事是‘除恶’行动,要紧是查骆亦然的情况。”

    “这案子牵扯到高秋明你知不知道?”李生军仿佛没听到段克金的话,认真看着卷宗,继续说道:“真奇怪,徐兰明明先报了警,可没过一会儿就翻口供了……后来,万青又报了徐兰的失踪……可是她明明没失踪啊。”

    “徐兰?”段克金听的一头雾水,问道:“高秋明我知道,那是商业局高局的儿子嘛。不过这个徐兰是谁?从没听过。万青……名字怎么那么熟?”

    “万青是源泰裁缝铺万荣华的儿子。”李生军提醒了一句。

    “源泰——”段克金立刻想起来了,点头道:“我记得了,在街边上的一家裁缝铺,那老头的铺子被艾山的山水美佳给挤得开不下去了……”

    当年段克金和李生军都下去当过一段时间的片警,对辖区内的商铺有印象。

    “我想起来了,万青说他家里人出事了,我们去看过的确有打斗的痕迹。”段克金回忆说道:“不过,除了打斗痕迹之外,铺子里什么都没少,所以这件案子最后就不了了之了。”

    “可是没过几天,万青又来报了人口失踪,再之后……咱们不就被调回了刑侦队,这案子我也就不知道了。”

    段克金说完,有些疑惑问道:“怎么突然问起这案子了?”

    李生军听完这中间的过程,不答反问:“高秋明现在在哪里?”

    “他啊?城。管。大队。前几天我还在街上碰见他了。”

    “城管?他倒是挺会挑闲差!”

    李生军将手上的卷宗放入了牛皮袋中,眼神中闪过一丝厉色。

    。手机版网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