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六书网 > 都市小说 > 仙无常有 > 第八百五十八章 真假难辨

第八百五十八章 真假难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江淼淼见云草和肖舂两个低头不语,自是知道他俩并未全信了自己的话。怕是因着太过惊讶,所以才才会有些发懵。毕竟如今站在他们面前的是自己,不是魔天。

    她抬头望了一眼远处的血河,这才又道:“罢了,我就知道骗不过你们两个。不过我确是吞噬了魔天的元神,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我也以为他彻底消失了。可惜事实并没有这么简单,我感觉他还在。这样说吧,我感觉自己正在慢慢变成他。他的记忆越来越来越清晰,反倒是我的记忆慢慢变的有些模糊。有时候我感觉自己是魔天,有的时候我感觉自己是江淼淼,有的时候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所以说起话来才会有些颠三倒四。”

    “那你为何会觉得是自己吞噬了魔天?照你这样说,该是魔天正在慢慢吞噬你才是。”肖舂春叹口气道。先前因为江淼淼蠢而不自知,所以他很是讨厌她。如今因着江淼淼救了他,他倒是再不好像先前那样百般出言讽刺于她。想她一个天之娇女落到如今这地步,倒是有些可怜。

    “魔天醒来没多久就想吞了我的元神,谁知道反被我的元神给吞了。现在想来,他或许并没死,只是藏在我的元神深处。自九门观出来以后,我就来到了南疆,找到了血罗门的人。在知道了丛山的存在后,就想着夺舍丛山体内的魔胎。这些都不是我想做的事,而是罗天的意愿。最奇怪的是,我先前并没觉得奇怪,只到我看到了你,我才慢慢想起了关于江淼淼的一切,然后我记起了我是江淼淼。我原想着等自己确定自己是谁后再去找你问问,谁知道你们闯了进来不说,还吵醒了从山。就在丛山醒来的时候,我感觉到我又变成了魔天。好在我先前恨你恨的牙痒痒,所以一见着你我又变回了江淼淼,这才出手救了你,可真正是孽缘。”江淼淼幽幽的道。

    “如此说来,倒是我自己救了我自己,倒不用欠你人情。这救命之恩可不好还,即便我想以身相许,怕是你也不愿意。”肖舂春勾起一抹笑道。

    “若是以前,我自是不愿意。如今少不得我得时时跟着你,免得我忘记了我自己。”江淼淼见他变回熟悉的语气,不知怎的觉得有些亲切,于是亦笑着说道。

    “别,我可没那福气!我俩可是存着一堆旧怨呢,你还是去找你的心上人吧。”肖舂春忙不迭的道。

    江淼淼闻言,眼神一黯。低头瞧着脚下,不知道在想些甚。

    “云道友,我不会劝人,你且快劝劝她。”肖舂春见机不妙,忙转头对云草道。

    “江道友,你可是在等魔子出世?想来,魔天先前因着没得选,所以选择慢慢吞噬掉你。如今因着有魔子在,他怕是又想舍了你转而吞噬魔子。”云草试探道。

    “确是如此。”江淼淼猛的抬起头,紧接着又低了头。

    云草一直盯着她,在她抬头的一瞬间,忽然瞧见她的眼睛上蒙了一层极薄的魔烟,瞧着古怪的很。原想着问问,又想着她怕是不会说实话。又或者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甚,只好做罢。

    眼见着问不出什么,肖舂春忽觉得有些烦躁。他想杀了江淼淼以绝后患,如今却是奈何不得,毕竟光是那只从山,他就打不过。这样一想,他便想着先离了血川。至于魔天乱不乱世,江淼淼会不会死,这些事原就无需他关心。于是,他在心里斟酌了下,这才温声道:“不如,你放了我们出去。我帮你去寻你师傅,云道友帮你去寻江篱神君。她二位都是化神修士,想来总会有法子帮你。”

    “不行,我还有事想请你们帮忙。”江淼淼摇了摇头。

    云草没有说话,依然盯着她,只见她的瞳孔里的魔气越来越重,瞧着眼睛里黑漆漆的一片,古怪的很。

    江淼淼自是发现了云草在打量自己,不仅任她打量,还弯了弯嘴角,表情诡异之极。肖舂春显然也发现了她的异常,不过并没说什么,只一对眉毛紧紧的皱在了一起。

    “我得去歇会,就不陪着你们两个了。等魔子出世,我自会前来找你们。”江淼淼说完,先前追着云草和肖舂春的那个老头无声的出现在她面前,只听她又道:“他们俩是我的客人,你且将他们安置在那边的苦魂院里,过后我自有安排。”说完,她就急忙朝着丛山所在飞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座巨大的雕像又出现在从山的头顶上。江淼淼靠近那座雕像的时候,那座雕像在冒出一圈圈的魔气后,肚上又开了个洞,江淼淼钻进去就不见了。

    “罗忠见过两位道友,先前不知二位是魔祖的客人,失礼了。”罗忠眼见着江淼淼消失,这才朝着云草和肖舂春拱了拱手。

    “无妨。”肖舂春摆摆手。

    “两位请随我来。”罗忠说完转身朝不远处的苦魂院走去。苦魂院坐落在山顶西边的坡上,是一座两进的小院,坐在院门口,就能远处的翻腾的血河。却说罗忠将云草和肖舂春领到苦魂院后就走了,也未派个人看着他俩,瞧着似乎极放心他两个。

    “云道友,你怎么看?”肖舂春瞧着远处围着血河捞鱼的魔修和黑鸦道。

    “魔风囊是怎么回事?”云草不答反问。

    “我可没有意瞒着你,你也没问不是,且我先前的确只是猜测。毕竟我只听说过从山这种魔物,并没真正见过。”肖舂春神色坦然的道。

    云草不置可否,想了想这才道:“江道友说的话,怕是七分真三分假,倒是不好分辨。不过我倒是有一个大胆的猜测,我猜她也想夺舍魔子,你觉得呢?”

    “这倒也有可能,毕竟她原就是个贪心的人。只不管她要做甚,你我怕是都难独善其身。有机会的话,逃吧。”肖舂春低声道。

    云草正要点头,忽见着从山张大了嘴。一股魔气从它的嘴里伸了出来,卷起了血河边上的几个魔修就往嘴里送,吓的河边的其它魔修和黑鸦都往山上跑。只不过没跑多远,又一股魔气就跟了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